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第二十八章 恶魔来访
    深夜,旅馆。

    莱恩怀抱着管理医院档案的俞筱茉。经过一阵狂风暴雨的征战,俞筱茉已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这个女人他打算用上一段时间,同时也帮她办理去国外的一切手续,甚至帮她拿到那边的身份证,然后在已经互不相欠的情况下甩掉对方。

    莱恩起身走出了房间,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的情报,应宽怀除了是一个品行良好的医生之外,实在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情报,这样的人居然可以绑架韩文瑞,的确让他有些感到意外。

    “今夜,无论如何我也要问出韩文瑞的下落。”莱恩发动了自己的汽车,按照情报向应宽怀的诊所方向疾驰而去。

    “靠!游戏这个时候卡了,真倒霉!”应宽怀生气的将手里面的鼠标扔在了桌子上面,虽然拥有千年的修为,但是对于网络延迟这种事情,他也同样没有任何的办法,当游戏再次流畅起来的时候,他控制的人物,已经被npc毫不留情的砍杀掉了。

    诊所的门被人推开,莱恩出现在了诊所的门前。

    “欢迎欢迎。您不是今天早上去我医院看病的人吗?对于您的执著,我深表谢意。”应宽怀起身走上几步,做着标准的欧洲古代贵族礼节向对方说道:“我们中国人说,远来都是客。请先喝杯茶如何?”应宽怀打了一个脆指,擦桌布自动的抓住茶壶,倒上了一杯芬芳上好的龙井。

    “魔法?”莱恩皱着眉头接过了应宽怀扔给他的茶水杯子,有些不解地说道。熟悉魔法元素的他。刚刚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丝空气中的魔法元素。

    略微闻了一下,莱恩确定这的确是一杯上好地龙井茶水,而且里面应该没有下什么样的毒药。

    对于一个受训多年的高级战士来说,莱恩在鉴别物品里面有没有毒。这一点上面非常的有自信。同时他本身也是一个对毒非常有研究的人,在同期的战士里面,他可以说是里面对毒最有研究的人。

    龙井茶入口,一股清新的感觉直冲脑海,紧接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享受茶香带来的美妙感受。

    “好茶!”出于对茶水地认知,莱恩脱口而出地喊道。

    应宽怀面带微笑的将自己手里面的茶水一饮而进,丝毫没有品茶地意思:“当然,这可是真正的西湖龙井。整片茶山上,最山顶上面始终可以接受到日光照射的好茶。”

    莱恩将茶水杯放在了桌子上面:“既然你如此款待我。那么我也不为难你,交出韩文瑞我就走。”

    “什么?”应宽怀象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对方。

    “把韩文瑞交出来。我就不再难为你。”莱恩生怕自己的国语不标准,字正腔圆的又一次说道。

    “一,二。三……”应宽怀没有回答对方地话,而是抬手看着自己手腕上面的劳力士的秒针,慢悠悠地数着数。

    莱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看着没有搭理自己的应宽怀冷冷得说道:“应先生,我希望……”

    “吾!”

    莱恩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惊恐的发现。眼前的应宽怀比自己高出了半个人的高度。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对方而已。

    应宽怀俯视着莱恩。摸了摸对方的脑袋,面带着迷人的微笑:“你应该是什么欧洲黑暗教会地东西吧?真想不明白,以前黑暗教会有事情的时候,都是让血族打前锋,怎么这次一上来就派真正的恶魔来我们国家?我们是不是该谢谢你们黑暗教会的赏识,从一开始就派出这么有看头的家伙。”

    “你!”莱恩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了,如果说还有那里可以动,那就是自己的眼睛跟嘴巴了,连脖子这时候都完全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坐在会客沙发的应宽怀。掏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放在了桌子上面,非常诚恳地说道:“再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一名医生。跟一名只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恶魔战士比起来,我的医学知识要远远比你丰富。特别是在草药的调配方面。制作一点无色无味,可以让人全身无力的药品,还不是太难的事情。”

    “卑鄙胆小的东方人,有种放开我,与我公平一战!”莱恩鄙视的看着应宽怀,无力的说着不切实际的话语。

    应宽怀上下打量了一下莱恩,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脸,像是大人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一般的模样:“一战?你傻啊?我现在可以随便的收拾你,为什么要和你公平一战?”

    莱恩死死的盯着应宽怀说:“现在你放开我还有缓和的余地,我可是克尔曼家族的子孙。”

    “威胁?我可以理解你是在威胁我吗?”应宽怀微笑着看了看眼前的莱恩,从茶几下面的抽抽里面,取出了一套医院里面常用手术刀具:“按照我们大汉国古代兵法家的记载,威胁通常来自于强势的那一方,那是为了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策。对于弱势的情况下,仍然敢口出威胁,不是这人脑袋坏掉了,就是他的内心开始产生害怕的情绪,希望可以借助威胁脱困。你现在是在害怕吗?”

    “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高贵的……?”莱恩看到应宽怀脸上那明明应该是非常阳光的笑容,身上却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应宽怀一个耳光过去,把莱恩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出了只有恶魔才会流出的蓝色血液。

    “呵呵,蓝色的血液,果然是高贵的恶魔。对于你们恶魔

    魔地血统论我还是听过的,越是深蓝色越是高贵对吗?真不明的你高贵在哪里?”应宽怀上下打量了一番莱恩。问道同在地下室的韩文瑞:“你看出他哪里高贵来了没有?”

    韩文瑞这时候哪敢得罪这个煞星,低着脑袋连连摇着,连抬头看一眼地勇气都没有。

    “你们为什么要找韩文瑞?看起来你好像是他以前的主人。”早就把韩文瑞划归自己私有财产的应宽怀,手里拿着手术刀来回的在空中慢慢的划过。

    莱恩畏惧的看了应宽怀。努力的定了定神,咽了一口唾沫:“其实,我们只是在他身上投资了一笔资金……”

    莱恩的话没有说完,再次被应宽怀一个耳光抽的眼冒金星:“别把我的智商跟你地智商等同,ok?我再怎么不济,也是一个活了千年的老僵尸了。我骗人的时候,你爸爸还只是你爷爷裤裆里面地一颗精子而已。”

    莱恩沉默了下来,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模样。

    “没关系。”应宽怀转身看着自己的血猪,转动着手术刀说道:“你来说!”

    豪华别墅

    高等一流恶魔阿瑟,坐在他那张主人椅上。听着负责收集情报的人员报告着。

    “莱恩先生去过医院,后来跟一名当地女人开房,出来的时候甩开了我们监视地人员。现在……”情报员站在大厅的门口谨慎的说着。

    “现在?那小子应该正在受罪吧?”阿瑟背靠在椅子上,半闭着眼睛,语气里面反倒是多了几分轻松地说道:“这些在欧洲久呆,自以为天下第一的小子,也该受点教训了。相信经过这件事情。议会的那帮家伙应该会多派点人过来了吧?”

    “阿瑟先生,说不定……”

    “没有说不定,这是一定的。”阿瑟粗鲁的打断了旁边想要给莱恩说话的人:“如果阁下有兴趣。我们可以打个赌嘛。”

    “这么说你只知道,他们扶持你成为企业家,然后按照他们的说法,帮助他们购买这里他们指定的土地?”问了半天,应宽怀确定韩文瑞只知道这么多。

    “是的,是地。”韩文瑞也不管莱恩那愤火到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不停的点头。

    “亲爱的莱恩先生,能否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想要购买土地?”应宽怀转身对着莱恩问道。

    莱恩干脆把眼睛直接闭了起来。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牢牢的闭着嘴巴就是不说。

    “知道吗?我去过欧洲,那时候是想学习一点医术。”应宽怀突然转变话题,让莱恩不明白对方想要表达什么,只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阿瑟议员,是认识这位应宽怀医生的。同时也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实在不该这么冲动。

    “那时候我偶然间发现了有恶魔的存在,于是我就想要研究恶魔跟人类的区别是什么。”应宽怀上下打量了一下莱恩继续说:“所以我就想要捕捉几个解剖来看看。但是很可惜,我没有想到自己也被黑暗议会给盯上了,想把我捉回去研究。最后我落入了他们的伏击,在我干掉了他们大部分的恶魔,带着重伤离开了欧洲。”

    莱恩听到应宽怀的话,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皮也传来阵阵发麻的感觉,他仿佛已经猜到了对方下面想要说什么。

    “本来我打算过段时间,再去欧洲转转。想办法弄几只回来解剖研究一下。当然,发现你存在的时候,我本来也打算过几天再把你捉起来。”应宽怀对着莱恩微微的一笑:“不过现在既然你已经送上门来了,今天我就可以做解剖实验了。至于你们想要做什么?我可以过会问问那个家伙,他最近购买的地皮就可以了。”应宽怀从工具里面拿起了一柄专门用来开膛破肚的手术刀。

    刀光一闪,莱恩胸前的衣服,变成了两半,而他的身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应宽怀用能透视人体经脉的眼睛看了半天,发现在经脉上面虽然有些不同,但是通过对人体经脉流动方向的研究,应宽怀还是可以判断出对方身体这些不同于人类的经脉。该如何扎针才能起到对人类扎针地效果。

    几根银针迅速的扎向了莱恩的胸口,紧接着银针全部变的弯曲了起来。莱恩脸上带着满意地微笑看着应宽怀:“我们高等恶魔的肌肉皮肤,比钢铁还要……”

    莱恩的话语没有说完,小腹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张嘴吐出了不少胃酸类的照西,身体的几处部位感到一麻,银针已经顺利的扎入了他的体内。

    应宽怀从对方小腹处提起自己的右拳,脸上带着极度不屑的神情说道:“比钢铁还要坚硬?老子我一拳就能打穿坦克的护甲!你这个高等恶魔,比起当年那些伏击我地家伙,差远了。”

    莱恩首次完全明白了为什么强如阿瑟那样的高等一流恶魔,居然在看到应宽怀照片的时候有那种表情。心里面同时诅咒着阿瑟地祖宗十八代,明知道应宽怀这么强悍,却不跟自己直说。

    手术刀在莱恩的胸口划出了一道很浅的伤痕。莱恩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对于依靠感觉神经作肉搏战的他来说。这绝对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刚才地那几根针,叫做针灸。是专门封住你疼痛神经的穴位,以及尽量让你少流血的刺穴。”应宽怀将开膛破肚地手术刀在酒精里面过滤了一遍。脸上带着欣喜的神情说:“现在我非常地兴奋。因为我没想到不用出国门,就能找到一个恶魔!不过我还是最想知道

    你们不同与人类的一面。”

    手术刀在灯光的反射下,在应宽怀狰狞的笑容下,显得格外阴森。

    莱恩受过各种残酷的训练,其中就包括抵抗刑讯逼供。哪怕是圣水跟十字架以及圣经同时放在他的身上,那样的痛苦他同样可以忍受。

    但是眼前的应宽怀显然不是教廷地人,而是教廷嘴里面的异教徒。这个卑鄙的异教徒此时正用比教廷审判所还要可怕百倍的方法来折磨他。

    他已经不知道该把这种折磨定性为精神上面的折磨,还是肉体方面的折磨了。

    莱恩甚至能够感觉到,应宽怀对想要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秘密的渴望度,还不如解剖他研究人与恶魔不同之处的渴望度。

    他甚至怀疑,如果自己这时候大喊自己招供,对方也会给自己一个耳光,然后封住自己说话的穴道,以达到让自己听不到,而有正当借口解剖自己的借口。

    应宽怀脸上带着狂热的神情。那模样比那些所谓中毒很深的教徒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期待了好几百年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刀光闪动,映在这名无良医生的脸上,狰狞这个词语已经不能完全的表达出他心里面的喜悦程度了。

    应宽怀满手鲜血的拨弈着莱恩的内脏:“怎么都这么像?除了血液是蓝色,到底哪里不一样呢?”

    莱恩已经连续晕倒过几次了,现在他看到自己那跳动的心脏,蠕动的胃部,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习惯了很多。

    只是这样的精神折磨,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真正的彻底疯掉。

    “看来还是必需依靠盖鸿飞这种基因人才啊。”应宽怀自言自语的说着:“看来人类的另一种进化方式,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方式嘛。至少可以解开我许多的疑惑。”

    韩文瑞早就在角落里面口吐白沫的晕了过去,对于类似的场面他不是没有看过,甚至韩文瑞还曾经亲手杀过人。

    可是应宽怀居然可以剖开一个活人的身体,在对方还活着的情况下,一直研究的津津有味。

    最恶心的是,如此血淋淋的场景,应宽怀同样可以吸他的血吸的津津有味。

    “蓝色的血液,比我遇到的兽人还要奇怪。”老虎修炼之中感觉到了应宽怀房间不寻常的气息,停止了修炼站在一旁仔细的观看着。

    韩文瑞虽然前几天看到猪苍生以人的形象施展法术,已经多少有点免疫力了。可是看到一只猫居然可以从十几米的地方跳下来,丝毫没有损伤,而且口吐人言,直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

    “兽……兽人……”莱恩看到小猫形态的老虎口吐人言,同样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地震惊。

    “个人觉得他应该不是很好吃。”猪苍生这时也掺和了进来,凭直觉对眼前的莱恩进行着评价。

    老虎看了一眼猪苍生连忙说道:“那好!如果主人把这家伙切片研究完了之后,就让我吃掉他好了。反正你也说不好吃……”

    莱恩就算精神再怎么坚强,看到跟听到这一幕之后,还是非常坚决地晕了过去。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