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面见使十团
    朱由校自然也是做做样子而已,是人也能看出朱由校和杨涟君臣之间的双簧,适当的警示警示就可以了,要是说的太多便是把这出戏演砸了。

    “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想要挽回也是没有办法了,不过这次反腐局的做法极大的影响了朝廷的各项政务的运行,总要有人负责,杨涟你身为反腐局的局正,罪责难逃,这月的俸银便罚没了!”

    朱由校的处罚看似严厉,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影响,反腐局是朱由校一手建立的结构,而且挂靠在内阁衙门,其俸银其实很低,不过朱由校却是按照业绩发放奖金,而每次抄家之类的反腐局的都是有参与,多少还是有些朱由校允许的灰色收入存在,更何况杨涟这种人在乎的根本就不是金钱,这种能言善柬的臣子心中满腔正气,有时候为了真理生命都是可以抛弃,更不要说区区一月的俸银了。

    “如皇上所言,微臣此事处理的实在是有些孟浪,微臣甘愿接受惩罚!”杨涟深知这便是朝廷的规矩,虽然是在演戏,也要演的像那么回事。

    朱由校这时又喊道:“工部尚书可在?”

    朱由校这是废话,这般的早朝王佐自然在场,不过朱由校却是对王佐非常不满,这次便是明知古问。

    王佐见到万燝出来上奏便是知道不妙,心中早就做好了准备。一听到朱由校询问自己便是急急的出列跪在殿中,对着朱由校叫冤道:“皇上,刚刚万主事的事情微臣可什么都不知道,自打前日起微臣便和反腐局的杨涟大人一同处理工部的内部腐败问题,工部的一些事务便是有些耽误!”

    朱由校见效果达到,更何况工部的事情已经给杨涟折腾的够厉害了,再是追究王佐那工部还不瘫痪了,便是不耐烦的说道:“朕不是追究你的责任,事情的错不在爱卿,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京师工业区的建设任务虽然只是工部营缮司的事情,不过无任如何京师工业区的建设是不能停下的,等等朝会完了后,爱卿回去把这个问题处理好,如果不行你自己便去那什么大木厂,琉璃厂负责调度,还有工部的那些侍郎、郎中都可以把下面的事情先兼任着,等到反腐局问题处理好了,再增补人选!这般处理如何?”

    这个办法也是合情合理,王佐便是回道:“皇上的计策非常妥当,微臣退朝之后一定将这个问题处理好,不负皇上的期望,也不耽误京师工业区的建设!”

    “好!好!既然明白了就好,各位爱卿还有什么事情上奏么?”朱由校是慢慢进入状态,刚刚还有的睡意一下子便是飞的老远。

    孙承宗此时在一旁见到朱由校是越来越来劲,估计把这是接见朝鲜使团的事情给忘了,便是说道:“皇上,今日的朝会是接见朝鲜使团,此刻朝鲜使团已经在宫外等候多时了,让客人久等可是堕了我大明天朝的礼仪之邦的威仪!”

    朱由校心中却是非常明白,明朝的官员的最大的缺点便是好面子,事事不是想着如何为国家获取更大的利益,而是如何保住明朝的威仪,虽然从保护品牌的价值来说,这个也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朱由校却是不吃这一套,国家利益便是国家利益,你和别人讲的是礼仪,可是那些野蛮的民族那里会和你讲这些,明朝吃的亏还少么,后金已是建国,后金的铁骑将明朝的军队打的落花流水,可是明朝还是死活要面子,不肯正视这个现实。

    朱由校这番故意拖延不见那些朝鲜使团,其实心中便是要压制压制朝鲜的那些使团,虽然朝鲜是明朝的属国,可是朝鲜却是有一定的自由空间,有些事情明朝是没有办法直接命令的,因此一些事关重大的事情上,还是需要进行一些协商,为了应付这次的商谈,朱由校早就召见了派去朝鲜和朝鲜国王商谈的使臣,琢磨了片刻后便是想出了这么一招。

    “既然孙爱卿都这般说了,那今日便算了,不过众位爱卿有事的话可以上奏折给朕,朕最近批阅奏折还是很努力的,不过朕倒是有些话要说,朕知道各位爱卿的文采都是十分出色,不过奏折便是奏折,每每看到那些写的八股似的奏折,念起来非常通顺,可是朕却是觉得十分别扭,当然朕也不是说让各位写的越简单越好,不过各位爱卿还是在奏折前面写个内容简介,最好再是加上几个关键词,这样通政使司也好将各位爱卿的奏折分类,朕也好快速些批阅奏折!”朱由校折腾了半天,实际上是想让这些大臣将奏折写成论文那种格式,想想那些科研人员是如何从海洋般的文献中查找出自己需要的文献的,比如朱由校以后想要知道通州新军的消息,那便只需查找关键词是通州新军的奏折,这般效率可是能提高很多。

    “哦,朕还没有说完,其中的格式,朕已经准备好了,存放在通政使司,而样本内阁六部还有很多主要的衙门都会分发,各位爱卿以后要按照那个要求来写,从本月下旬起,所有奏折需达到要求才能被通政使司收录,朕就说这么多了,各位爱卿可要花些时间学习学习,好了!让朝鲜使节团的使者进来吧!”

    “宣朝鲜使节团觐见!”殿前的太监扯着嗓子喊道。

    过了片刻便有几个内侍领着李海赞、李远择和几个朝鲜使团中的重要人物进了殿来。

    “臣乃是替代朝鲜国王光海君李珲向大明天朝皇帝,礼、义、仁、智、信皇帝行礼”

    按照礼仪先是行八拜之礼,礼毕,作为朝贺使团的正使李海赞便要向大明皇帝朱由校致贺词:“大明天朝对我国恩重如山,我国国王无时不对天朝怀有仰慕之心……”

    一番马屁下来把朱由校是拍的晕头转向,平日里马屁听的不少,不过那都是些私下场合,这回可是让朱由校见识到了厉害,好不容易等到李海赞念完,便是说道:“你们国王李珲现在还好么?”这个也是例行的问话,朱由校昨日受魏朝指点之时还在偷笑这个和后世的阅兵倒是有点相象。

    李海赞见朱由校有些年轻,甚至是年幼,却是很难和传闻中的那个无所不能,通天达地的朱由校联系起来,不过李海赞心中虽是怀疑,可是却是不能表达出来,便是回道:“多谢大明皇帝关心,我国国王身体一直安好!”

    “你叫什么名字?一路上舟车劳顿,辛苦了!”这个也是接近例行问话。

    这些问题李海赞早就心中盘算了好几十遍,应付起来是丝毫不需时间。

    “小臣是朝鲜使节团正使李海赞,此处代表我国国王向大明皇帝进贡。”说完便是从怀中掏出一个金壁辉煌的折子。

    “这是此次贡品的清单!”李海赞又是说道

    朱由校此刻才是突然想起这个李海赞竟然连翻译也是不用,难道朝鲜人都是说汉语的么?便是问道:“你原来还会说我明朝的语言?那个清单拿来给朕看看,都有些什么稀罕的东西,不会都是些人参之类的吧!那些可都是好东西!”说来这个清单之类的东西,皇上是懒得看的,一来是明朝的时候,明朝是中央之国,经济文化远远超过周边的那些属国,那些属国进贡除了能进贡些土特产之类的,实在不能让明朝的皇帝看上眼,二来,中国人受礼是习惯不当面拆开的,当然朱由校是个什么都不管的家伙,想到做什么便是做什么,那管他合不合时宜。

    魏朝忙是令人将清单送到朱由校手中,朱由校拿起清单一看。

    “上等高丽人参一百株,珊瑚树三棵,弓面雕翎、白虎皮、豹皮……”还有白虎皮,古代这个可是好东西,老虎估计是东北虎,估计东北虎的灭亡就是从这个时候落下病根的了。

    “东西不怎么样嘛!”朱由校看了半天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把殿中的众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孙承宗早就知道朱由校是个这般言行无忌的人,可是朱由校这么一闹腾,弄得朝鲜的使节尴尬不说,就是明朝的官员也是十分别扭,便是在一旁说道:“皇上,朝鲜乃是我大明的属国,物质有限,我大明国力强盛,也不缺朝鲜进贡的贡品,朝鲜的贡品表明的是对皇上的尊敬,是对我大明的尊崇,皇上怎么能嫌弃贡品的简单呢!”

    现在整个朝中估计有胆量也有能力纠正朱由校,或者说指责朱由校的也就至于孙承宗一人了,其他的徐光启之类的也没有这个胆量和能力。

    朱由校一撇嘴,孙承宗当过朱由校老师,虽然朱由校本来就是学识丰富,孙承宗没有教给朱由校什么东西,不过朱由校却是通过孙承宗了解了大明的这个世界,更何况作为一个后世的学生来说,尊师深深烙入灵魂的深处,因此对于孙承宗的话还是能够接受的!

    “朕只是实事求是嘛,不过就如孙爱卿所说,朕看重的是心意,东西虽然差了些,但是千里迢迢来向我大明进贡的精神却是要鼓励的!”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