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三卷 第三十九章 涅盘(重获新生的结局)
    善云的脸色也顷刻就变了,对那将军说道:“杜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姓杜的将军脸色不变,古井不波,冷冷地说道:“这是上头的命令。现在国外势力已经逐渐在探寻中华武术的奥秘,想用做生化研究,你们这些人,也赫然在他们的监视之中。这段时间以来,要不是我们暗中保护,只怕你们的家人,或者你们自己,都遭遇了威胁。当然,我们没有保护你们一辈子的义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请你们去军中担任教官,这样就能充分保证你们的安全了,而且无论对你们还是对国家,都是有好处的。所以,于公于私,这个提议是对你们来说,应该是最好的。”

    白云大师忽然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这么说来,杜将军是铁定要把我们都软禁在军队中了?”

    所谓做教官,不过是名义上的事情,即使做了教官,也仍然失去了人生自由。不过,这个还算他们比较“仁慈”了,并没有打算将这批人给秘秘密处理了。

    步凡这才明白为何自己上次看到战局的眼神有点古怪,大概他早就得到这个指令了,只是却不得不严守军令而已。步凡心道,这可真是跟以前的皇帝招安武林人士似乎差不多,不过这次多少带有点强迫性质。

    步凡并不急着说话,却听见那个杜将军说道:“白云大师,你也为国家出过很多的力。以后你地主要任务就是在军队教授武功了,危险的任务就不用你操劳了,毕竟你年纪大了,也该好好修养了,以后的事情,可以交你的日后的那些徒弟去完成。放心,这不算什么软禁。因为软禁是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的。”

    忽然,步凡看见白云动了。白云地脾气一向很火暴。所以现在遭遇欺骗,他知道去理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于是选择了最实际地办法,打算出手制服这个杜将军再说。

    人影一闪,白云当先向杜将军出手了。

    “砰!~”

    一声劲气的交击声在会议室内响起。白云的擒拿手可以说是无人能出其右,本来他以为能手到擒来,但是今天却失算了。因为他发现这位杜将军竟然也是有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就算比他差那么点,但是也不会太多。

    白云大师终于明白,原来军方其实早就对功夫在进行研究了,只不过这次,是他们结合内忧外患的形势,设计得最完美的一个圈套。因为学武之人大多都硬气,光靠逼迫是难以就范的。所以为了得到这些宝贵地秘籍和修炼心得,他们终于布了这么一个巧妙的局。

    另外一位将挥了挥手,整个会议室外面立即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然后就看见无数的荷枪实弹的士兵将整个会议室给包围了起来。

    虽然在座的都是高手,但是高手也始终无法跟枪弹抗衡。

    杜将军道:“白云大师,你不用再有什么其他想法了。反正在少林寺你也是修炼。在军区你仍然是可以修炼,这不都是一样么。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武林同道与你切磋,何乐而不为?我们也不想这样,但这却是形势所逼那,如果我们不这样,就很难保证中华武术的秘密不落入国外势力地手上。况且你们这些人仔细想想看,为什么武术会倒退到现在这个地步,因为在你们的手中,武术根本就不能得到什么好的发展空间。而且。证明你们修炼的方法也是非常的落后。不过经过我们入手后,结合科技的力量。功夫必定会真正发展起来地。要是你们真的识大体的话,就应该真诚跟我们合作才是。另外,我可以告诉你,即使你制住了我,那也是枉然。”

    “阿弥陀佛。”

    善云高宣一声佛号,说道:“杜将军你现在用这么多枪口对着我们,是商量还是强迫呢,怕是后者居多吧。只是,这都怪善云心思不周,害了众位武林同道啊。”

    步凡低声对车老道:“爷爷现在我们怎么办,难道跟着去军队住一辈子么?”

    车老道:“我现在一大把年纪了,跟着他们去也无所谓,反正谅他们也不会如何折磨我们的。不过你,要是也跟着我们去的话,总不能把一生的光阴都陷进去吧?不过,你先不要冲动,我们静观其变吧。”

    步凡拍了拍口袋,心道:“幸好今天把糖糖带了来,不然的话,就算要逃跑也必然会困难许多。只是,这些人必定会查到自己家中的情况,即使自己逃跑了,难免家人受到牵连,这可真是左右为难啊。”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个士兵将一份报告递到了杜将军手上,杜将军见后立即脸色大变,手中的拳头更是捏得“咕咕~”作响。

    然后,就见他与战局和另外一位将军退在了外面的院子,似乎正在激烈地商议着什么。

    步凡心想,看来他们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了。

    果然,过了一会后,战局和那两位将军走进来地时候,面色就有点难看了。

    然后,步凡跟白云两人就被他们三人带到另外一个房间,而其他人依旧处于军队地包围之中。

    由于战局跟步凡和白云的关系不错,所以他最先开口了,歉然地说道:“刚才地事情,实在抱歉,但是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另外,撇开刚才的不愉快,我们现在需要你们两人真诚的帮助。”

    白云的气显然还没有消,淡然地说道:“两位将军也算是高手了,就算出了什么事情。又哪里用得着我们呢。”

    步凡也道:“利用完的我们地时候,就用枪口对着我们,需要我们的时候,就立即变一副嘴脸。战局长,我们也不是头一回打交道了,我只想知道,我能不能回家或者继续学习。”

    战局一副无奈地样子。道:“你要继续学习,继续修炼都没有问题。不过想要长期回家的话,却不是我能做得了主,即使两位将军,他们也不能现在就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不过,现在事态紧急,直接关系到你们家人的安危,所以希望你听我说完后再作决定。”

    于是。战局将刚才的突发事件原原本本告诉了步凡和白云大师。

    就在十一点三十分的时候,战局他们得到可靠地消息,国外势力聘请的雇佣军团已经成功地在市政府地下地下水道沿线安装了威力十分强大的新型炸弹,若是一旦引爆,不要说整个市政府大楼会灰飞湮灭,而且江城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部分要被摧毁。

    很显然,步凡和白云都立即明白了这些人的目的,因为这恰巧可以解释那些国外势力为何一直没有动静。实际上,他们避开了防守森严的静山,采取了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威胁。所以,白云大师沉声道:“那些人地目的,也跟你们一样吧,想要今天的这些功夫秘籍?”

    见杜将军点了点头。白云继续道:“我们可以配合你们的行动,但是,如果这次行动成功的话,你能不能给今天来的这些人自由呢?如果军方真的需要教官的话,我和师兄都愿意留在军区中,甚至一步都不离开,只要你能保证其他地人的自由,如何?”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明确答复,因为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杜将军诚恳地说道。“你的提议我会向上头汇报的。但是行动却必须马上展开,因为现在我们只有两个小时零二十分钟。所以。请你们早点下决定。”

    这个时候,显然已经不合适再谈论条件了,想起家人的安危,步凡冷冷道:“无论要如何做,我答应你,至于我们的帐,后面再算吧。”

    “那好,我们立即部署计划……”

    …………

    市政府大楼就在眼前。

    这里是临时地指挥部,步凡与白云连同其他几位高手,正在市政府对面的大楼上,注视着下面的情况。完全看得出来,现在政府大楼周围有许多的便衣,而且军警也开始出动了,但是他们都表现得很镇定,似乎只是在履行着类似迎接某国大领导这样的任务。

    战局神色有点严峻,担忧道:“这些人看来都是职业军人,有干扰我们查探信号的装置,很难把握到他们的具体位置,而且关键是一旦我们暴露了反击的目的,他们就会引爆地下的炸弹,那时候造成地损失就无法估量了。”

    杜将军地脸色铁青,一言不发,但是神情中已经显露出少有的慌乱了。

    “只是要知道他们地位置行踪么?这还不简单。”

    步凡道,“战局你难道忘记了上次保护席尔瓦的事情么?”

    “对了,快把你的那个老鼠叫出来啊。”

    战局急急地说道,“赶紧把那些人找出来。”

    步凡将糖糖从兜里掏了出来,说道:“要找出那些有火器和那些邪派的人,大概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关键是你们有把握拆除炸弹么?要是一个关节出现问题,对方引爆了炸弹的话,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啊。”

    此刻糖糖一闪,已经从窗口跃了出去。

    杜将军说道:“拆除不是没有可能,关键是一旦对方发现我们的企图,就有麻烦了。因为炸弹一旦启动后,就根本无法拆除了,他们的炸弹必定最先进的玩意儿,根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留给拆炸弹的专家的。”

    “但是那些雇佣兵是不会擅自引爆炸弹的。”

    步凡道,“他们必定会服从主人的命令,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从他们的主人下手。”

    “你有什么想法,赶快说来听听。”

    战局道。“这个时候了,我们就暂时抛开刚才的那些不愉快地事情吧。”

    步凡道:“我们也不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我的意思,既然他们要我们带上东西在城外的谰江大桥上交易,那么他们必定就会在那附近出现。所以,我让糖糖先找出政府大楼附近的雇佣兵的行踪,逐一进行严密监视,然后再立即搜寻他们头目的下落。相信他们是不会注意一个小老鼠地。所以,我们成功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不错。”

    战局点头道。“他们很多都是职业军人,自然知道反追踪地办法,而且也料定我们不敢冒险。不过,只怕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竟然会用老鼠去追寻目标。”

    “找到目标,这只是成功了一步。”

    步凡道,“关键是我们如何能不动声色地干掉他们的头目。或者将他们一网打尽。只要那些雇佣兵接不到命令,我才不相信他们敢贸然地引爆。”

    战局道:“这点你不用担心,他们都是职业军人,只会忠实执行命令的。所以,最主要的是如何能一击即中,将那些人全部歼灭,让他们根本没有发步命令的机会。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们同时会安排狙击手待命,一旦出现问题,立即歼灭掉那些雇佣兵。现在,他们已经不在暗处了,我们把握了他们的行迹,那么威胁力也就减少很多了。”

    步凡冷冷道:“旧仇新恨。正好一起来了结了,反正我正好要为朋友报仇呢。等下发现敌踪后,就由战局你来指挥吧,只要找准了目标,我保证比狙击手更准确地为你击中目标,而且绝不留活口。”

    战局点了点头,步凡的厉害他是很清楚地。

    一会后,糖糖回到了这里,于是那些自认为掩饰得极好的国外雇佣兵的行迹全部暴露无遗,狙击手和地面的军警将他们逐一地包围了起来。只等命令一下。就立即对他们进行歼灭。当然,条件是步凡他们必须全歼城外的敌人。

    杜将军留下了先前跟他一起的那位将军在这里主持大局。而他却和战局带领步凡、白云大师等人火速赶往城外。

    一出了城,步凡和战局就带着糖糖就乘车分了道,先一步赶往了澜江大桥,打算在附近先搜查出那些主事人的踪迹。而战局和杜将军等一干人,就浩浩荡荡地“装模做样”赶往谰江大桥,做出一副去交易的样子。

    步凡跟战局两人小心翼翼地进发,避开了所有可能是敌人耳目或者岗哨地地方,最后潜伏在谰江大桥附近的一个山头上。

    “糖糖,这次就全看你的了。”步凡将糖糖放了出来,第一次这么慎重地说道。

    糖糖“吱吱”了两声,突地一闪,就消失在了树林中。

    虽然明知道不会有结果,战局仍然不时地用高倍望远镜四处观望,希望能碰到敌人的影子,但是他当然不会有所收获,因为对方并不是白痴。步凡低声道:“战局,把望远镜放下来吧,不会有什么发现的。”

    战局叹了一声,但是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道:“我也是知道不会有什么收获地,但是也想碰碰运气嘛,毕竟这件事情关系到整个江城的存亡,我的家人也在城中啊,我也不想他们有事。”

    “那你通知他们转移吧,反正你们都比我们有办法,可以先安排他们离开。”

    步凡道,“我虽然功夫不错,但是论手段来说,比你们可差得太远了。”

    战局道:“现在所有的力量都应该用在对付这些恐怖份子上面,而不是用在私人的事情。步凡,你别怪我,这次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以前你帮了我那么多的忙,现在我这么做,也的确是恩将仇报了。不过,杜将军对你实在是很‘看中’,估计是不肯放你回家了。”

    步凡叹道:“过了眼前这关口再说吧。现在,我只想家中的人不会有事,其它的我现在倒没有功夫去想了。”

    两人守侯了一会,却觉得时间似乎过了很久。而事实上,离那些国外势力指定地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终于,糖糖欢快地跳了回来,落在了步凡地手上。

    步凡看了看糖糖的动作,欣喜道:“好了,总算找到他们地行踪了。战局。我们去看看,他们就在前面那个山头。只要我们靠得不太近,他们是发现不了我们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

    战局道,“把这套迷彩服穿上吧,有利于你掩蔽身形。”

    步凡本想说,我看不见他们,他们就必然看不见我,但是转念一想。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也就不拒绝战局的好意,将那花花绿绿的迷彩服穿在了身上。

    两人悄悄地摸了过去,步凡忽然道:“不要再走了,这里刚刚到对方的感知范围以外,再走地话,就有可能被他们发现了。好了,按照这个方向。你用望远镜去看看,能看到他们的。”

    战局按照步凡所指地方向望了去,果然,他立即发现了潜伏在树林中的那群人,而最让他啼笑皆非的是那些人居然也穿着迷彩服。

    步凡道:“看见了么?”

    战局点了点头,说道:“其中有两三个都上国际上出名的恐怖份子。还有的人就不怎么认识了,嘿,那两个泰国人好象也在里面呢。”

    步凡道:“那两个泰国人,我这次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不过,先还是要想办法干掉他们的头目才行,对了,究竟哪个才是他们地头目啊?会不会是左边那个,鼻子特别高,看起来很阴的外国人。”

    “你……这么远都能看见,你还是人不是人?”

    战局惊骇道。“你这眼睛可比我的望远镜厉害多了。我估计也是那人。不过现在没有办法肯定,再观察一下。自然就知道结果了,毕竟谁都头目,谁是发号施令的人,看看就清楚了。”

    “果然是他。”

    过了一会后,战局肯定地回答道,“现在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监视,所以从其他人的态度来看,那个人必定是他们的头目了。”

    说完,战局立即通知了杜将军,并且请示他该如何动作。

    “杜将军带的人已经向那边包围了过去,另外一队人正向桥头进发,给他们做做样子。”

    战局道,“等下一旦行动,你的任务最重要,因为你必须击杀掉那个头目,而且必须是一击即中,这样那些人必定会产生一阵骚乱,而我们就趁这时候将其余人全部歼灭。对方总共二十八人,一个也不能让他们漏网。”

    步凡点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失手地,倒是你们的那些狙击手,让他们别放空了枪吧。”

    离预定时间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杜将军终于将包围圈布置妥当,而那群人这刻也正准备动身,去桥头预先约定的地点进行交易。

    忽然,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当先的那个人就浑身一软,瘫倒在地,而他手中地那口箱子也掉了在了地上。

    剩余的二十八人立即慌乱了起来,就当他们还没弄清楚什么事情的时候,周围响起了沉闷的枪声,除了几个会功夫的高手闪避得快,其余的人纷纷毙命。

    步凡当先施展身法,截住了那两个想逃逸的泰国人,而白云等人自然是对上了其余的人,诸如吴信和厉殄等。

    那两个泰国人见面前的人是步凡,也就懒得客套了,他们知道步凡的厉害,为了抢夺逃跑地机会,他们招呼也不用打了,立即就拿出了毒蛇,吞入口中,使出他们惯用地伎俩。

    不过此刻的步凡比起上次地时候,修为上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了。尽管那两人的功力狂暴无比,但是在步凡看来,无论他们的功力有多厉害,步凡始终能遇强更强,将他们两人的气焰压在下面。

    此刻步凡也只想节省时间,所以下手全不留力,首次猛烈地将天地之力源源不绝地吸入体内,然后宣泄在两个泰国人身上。

    拳来腿往,三人全是以快打快。但是每招都是凶险无比。

    周围的树木不甘三人地功力催逼,纷纷爆裂四散,形成一股奇异的旋涡。步凡连连下重手,让两个泰国人节节败退,全无还手之力。而后,步凡忽地将真气凝实,化做一把雪白的刀。猛地向两人劈去。

    “锵锵~”

    两人尖锐的响声几乎不分先后地响起,然后步凡收了手。立在一旁,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两个泰国人。

    这时候两人本来有了逃跑的机会,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动,鲜血分别从他们的鼻子、眼睛、耳朵各个地方渗出。步凡无坚不催的真气加上反噬地蛇毒,两人再没有活命的可能了,轰然地倒在了地上。

    而后,步凡又赶去援手。于是,合力之下,吴信和厉殄等也纷纷毙命,无一人逃脱。

    杜将军满意地笑道:“多谢各位援手了,这次看来必定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说着,他打开了对方头目落在地上地黑色皮箱,这时候,他的脸色立即变得非常难看了。说道:“我们还是低估他了。炸弹已经启动。他们真是太狡猾了,竟然提前启动了炸弹,要是我们肯交出东西,他们或者就会关闭爆炸装置。”

    步凡急道:“那现在怎么办,快想办法把这鬼东西关闭掉啊。”

    杜将军颓然道:“不可能了,根本没有时间破译他们的密码了。现在就算那些雇佣兵接不到命令,十三分钟后,炸弹就会爆炸,没有机会了。”

    步凡沉声道:“那你赶紧统治城里的专家拆除炸弹。”

    “来不及了,时间上根本不够。”杜将军也是急切无比。

    “那你赶紧通知城里的人,不要阻止我的行动,我会把炸弹带走!”

    步凡说道,不再理会他们,猛地施展身法,竟然如同凌空虚渡一般向江城的方向飞去。是地。就如同大鸟一般。或者比鸟更快。

    不过十分钟而已,步凡已经赶到了市政大楼面前。他根本不理会所有人的想法。猛地运力向地上劈去,在他的真气之下,那些坚固的混凝土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割开。

    终于他看见了地面下的那个起码有一个立方大小的方形炸弹,此刻真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步凡猛地将这个千余斤的东西举在了头顶,然后凌空一跃,向大楼上方掠去。

    不过几个起落,步凡已经借力到了楼顶,而此刻地时间不过剩余三十秒了。

    这时候已经没有地方给步凡借力了,但是这时候他却聚集到了最强大的力量——天地之力。脚下无风自起,千余斤的东西很快如同纸片一般,跟随步凡一起向天空飘了去。

    很多都人都看见了这诡异而惊骇的一幕,看着一个少年举着一个奇怪的大箱子飞上了天空。

    然后,步凡和箱子越来越小,很快就消失在了明朗的天空中。

    “轰隆!~”

    一声巨大地雷鸣声从天空中响起,几乎所有人的耳朵都差点被震聋,同时一道比太阳更猛烈的亮光从上空四射开,刺得人眼睛生疼。

    “阿弥陀佛!~”

    在城外山头的白云大师双掌合十,庄严地宣了一声佛号。

    杜将军和战局也看见了刚才的一幕,木然地望着天空,都知道步凡完了,没有人能承受那么惊人的爆炸力。

    绝对没有人。

    ※※※※※

    二年后。

    江城的人,大概都已经淡漠了两年前发生的那桩离奇的事情。虽然当时一度成为了全国最震惊的新闻,有地说是恐怖份子搞地爆炸,有的说是新型实验,有地说是ufo,有的说是超人事件……

    但是,在就在这个小家庭中,所有成员都在分享着一种新生命的喜悦。

    “生了,生了,一共是十只!”

    一个清脆的孩童声音道,“点点真棒,竟然生了十只。糖糖,你居然做爸爸了!”

    “行了,步琪,你离这些小宝宝远点,糖糖可是最不放心你呢。你小时候,居然要把糖糖当作糖来吃呢。”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然后道:“糖糖都回来了,步凡怎么还不回来呢。先前他不是说在外面呆一段时间就回来么?到底去搞什么去了,有了女朋友也不能不回家啊。我们还说换个大房子呢,就怕搬家了他又找不到路……”

    “嘘~,儿子现在的名字叫什么‘布朗’来着,不叫以前那名字了,改了个洋名了。以前的名字害得他两年回不了家,以后千万别提了。”

    “在家里提提都不成么?何况现在我们儿子的照片你也看到了,变得又高又帅气,跟以前那个矮矮的、黑黑的儿子,完全是两样了,只怕我们自己都认不出来了,还有谁能认得出来呢?更何况,那些人也都不会知道他还好好活着呢。这两年,他在国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也该到了吧……”

    “叮咚……”

    门铃响了。

    “步琪,来哥哥抱一个。爸、妈,我回来了,这些是我的女朋友……”

    张华和步天生面面相觑,心道:“两年前的那次爆炸,终于把儿子炸开窍了么,而且这两年,他也真正长大了。只是,他带这么几个女朋友回来,算怎么一回事啊?”

    “叔叔,阿姨。”“伯父,伯母。”“uncle……”

    步凡心道:“步凡,平凡而又不平凡。两年前,我已经走过了自己的平凡旅程,以后的日子,都将不再平凡了。”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