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的百一十八章 总在斗争的边缘
    我不渺人类已经好多年——刘大官人说。

    ***********************************************************************斗兽场的血腥搏杀仍然在继续着,熊猫武士古德赤手空拳与三头棕熊展开了搏斗,他魁梧的身材看上去比格陵兰棕熊更加的强壮,在两位蹩脚解说员无休止的惊叹和抽气声中,三头棕熊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

    “太可怕了!连猛兽也可以赤手空拳地杀死\\\\\\n”卡佩罗侯爵一边肉痛自己斗兽场花大价钱豢养的猛兽,一边惊叹于古德的勇猛,他看见那位彼尔武士已经将最后一头棕熊的下颌掰成了两片,他能想象出棕熊颌骨断裂时发出的暴响。

    “所谓猛兽,只是对于你们人类而言,对比蒙武士来说,它们只是一些普通的野兽罢了。”刘震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当这些猛兽遇到比它们更加强壮的生物时,它们和一只疾兔的胆量是一样的。”

    “轮到我们了,尊敬的龙祭祀李察。”龙骑士加茜娅深呼吸了一口气,立起了身,神态威严。

    “如果我将贞德圣女交还给你,并且承认我输了,你能不能帮我和瓦伦西亚的红衣主教大人沟通一下,让他帮我个小忙?”刘震撼笑咪咪地问道。

    “认输?”龙骑士加茜娅满脸的狐疑和不理解:“还并没有开始角斗,你为什么要认输?”

    “打不过您呗,我不认输还能怎么着?”刘震撼耸耸肩膀,做了个很无辜的动作:“角斗万一出了差错,是会要人命的,我怕死。”

    “谎言是地狱中的魔鬼,我从你的话听出了言不由衷。”小修女看住了刘震撼的眼睛说道。

    刘震撼避开了她的眼睛,果果站在刘震撼肩膀上朝小修女扮了个鬼脸——这小【首发网站http://www.2000book.com】骗吃骗喝完毕,又现出了本像,和当初对歌坦妮一样。

    “这个\\\\\\n”龙骑士加茜娅眉头紧锁,沉吟着。

    “那是最好不过了!那是最好不过了!”卡佩罗侯爵连忙出来打圆场,双龙大战虽然罕见,不过真要闹出什么事来,就是国际纠纷了,哪边都不好得罪。

    “李察大人,您这么做\\\\\\n”两位彼尔祭祀有点难以接受,作为一个比蒙,怎么可以在角斗时临阵退缩呢?

    人类圣骑士的脸上也现出了鄙夷,未战先怯是标准的懦夫行为,他们开始怀疑,金棕榈圣骑士团的兰帕德龙骑士是怎么会输给这个家伙的。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认输。你找红衣大主教有什么事吗?”不解归不解,龙骑士加茜娅仍然很享受一位龙祭祀向自己臣服的感觉。

    “我想请你们的高阶神甫帮我使用“神圣净化”净化我的身体,另外帮我使用“神圣还原”将一个女孩的灵魂,转移回她自己的身体里面。”刘震撼很客气地说道。

    “这两种高阶神术,多洛特公国的红衣主教未必能够施展。”龙骑士加茜娅撇了撇嘴角:“另外,作为你侮辱了我们的候补圣女贞德,这笔帐不是光认输就可以算的。你用自己龙祭祀的尊严向我求饶,那并不代表教廷原谅了你这种亵渎的行为,至于你的请求,请原谅我无法帮你转达,如果教廷异端裁判所的执事们再来找你,我会再次陪同他们来领教你的厉害的。”

    “我靠!”刘震撼骂道。

    “脏话是一种对语言的亵渎,神赐予我们语言,让我们成为智慧种族,并不是让我们用它来组成猥亵的词句。”小修女看住了刘震撼。

    刘震撼被气懵了。

    “我们走吧,贞德圣女,他已经堕落进了地狱中最底层的深渊。”龙骑士加茜娅对小修女伸出了手。

    “亲爱的加茜娅,请原谅我,这个罪恶的比蒙必须要得到救赎,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度化他的。”小修女的神情坚定。

    刘震撼最怕的就是这句话。

    “贞德圣女,您的父亲很快就会到达这里,我无权干涉您的自由,不过我想您的父亲会来劝阻你这个不必要行为的,为了保卫您的安全,我将会留下所有的圣骑士守护着您。”龙骑士加茜娅礼貌地点点头:“因为还有一点点事情,请允许我先告辞了。”

    “神佑世人。”小修女弯腰道。

    “恭送大人!”圣骑士们集体弯腰。

    疾步走过来的托蒂伯爵和离去的龙骑士加茜娅刚好打了个照面,龙骑士的表情高傲冷漠,目不斜视,托蒂伯爵赶紧让到了一边,先让龙骑士走过,然后给自己的叔叔使了一个眼色。

    “过来说话。”刘震撼把卡佩罗侯爵拉到了一边,对托蒂伯爵也勾了勾小指头。

    “领主大人您这是\\\\\\n”卡佩罗侯爵吃不住面前这位匹格的深浅,眼珠子转来转去地问道。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刘震撼面带寒霜:“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多洛特也就是颗葵花子大小的小国家,这样的小国家怎么可能让两位龙骑士一前一后来这里?”

    “我们也不大清楚\\\\\\n龙骑士加茜娅为什么来多洛特,我们也并不知道,事实上,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她来到了多洛特。”卡佩罗侯爵蹙着眉毛,也是一脸的纳闷:“抱歉地告诉您一句,不止她一位龙骑士来到了多洛特,圣弗郎西斯科帝国的龙骑士也来到了多洛特。”

    “是不是又要开展扫除异教徒的十字军征战了?”刘震撼对于这段历史可不陌生,安度兰长老就是这场征战中存活下来的,几位圣堂在翡冷翠的遭遇,足够点燃圣保罗教的宗教狂热了。

    两位夏尔巴家族的领导者都沉默了,显然,翡冷翠领主大人所说的话,也是他们心里面在想的。

    “我们可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有什么就该说什么,现在你们已经坐上了大公的位置了,不要从上面跌下来,那会摔的很重的。”刘震撼冷哼了一声。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绝对没有!我刚刚经过确定,就在几个小时前,瓦伦西亚城主教堂的确进驻了一批教廷的圣骑士,数量大约是两千人,是宝剑橡叶骑士团的。”托蒂伯爵连忙说道。

    “宝剑橡叶圣骑士团和金棕榈圣骑士团总共也不过一万人,倘若是真的要进入我们比蒙王国作战,他们的大脑一定是出问题了。”刘震撼摇了摇头:“以前他们清除异教徒都是在你们人类的国土,可以就地招募贵族,征召粮草,还有狂热的民众支持,难道他们以为在比蒙王国之中,也会有比蒙这么支援他们吗?”

    “不好说,被狂热情绪包围着的圣骑士们可什么都干的出来,宗教比政治更要来得复杂。”老奸巨滑的卡佩罗侯爵砸了砸嘴,未置可否。

    “这个小修女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父亲是位圣奇奥魔法师?一个魔法师和妓女的子女怎么会被教廷所承认的?真是要命!”刘震撼看了看远处的小修女,小修女也在看他。

    “哎\\\\\\n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是她父亲和教廷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吧,反正一般只要是教廷的成员,瓦伦西亚城很少有人敢惹,他们耳目众多,圣骑士的厉害是大家都知道的。”卡佩罗侯爵的目光复杂。

    “敢惹事就不会怕事,怕事的自然不敢惹事。”刘震撼冷笑道。

    “但愿如此吧,您是我们官方承认的代表着蒙王国出使多洛特的使节,任何国家的使节都是拥有外交豁免权的,教廷就算再怎么说,也会遵循一个必要的准则,这一点您请放心。”卡佩罗宰相说道:“看来今晚的宴会上,我必须在宾客的名单上增添几个大人物了\\\n哎\\\\\\n”

    “叔叔,刚刚加茜娅龙骑士不是说了吗,圣奇奥魔法师普斯卡什大师很快也要到瓦伦西亚城了,我们是不是派遣一个书记官去教堂守着?”托蒂伯爵问道。

    “大人物越来越多了,可我们多洛特只是个小国家啊\\\\\\n”公国宰相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刘震撼呵呵笑了,捏了捏卡佩罗宰相的脸。

    回驿馆的路上,猛虎佣兵团的团长罗西脸上的失望和黯然是看得见的,他没想到一个堂堂龙祭祀居然变成了逃兵,当然了,作为一个小型佣兵团,他也不愿意得罪教廷。

    当他将几块玛瑙掏出来准备还给比蒙领主时,两位彼尔族权杖祭祀的话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不和那个龙骑士好好打上一场?李察,你不应该是这种懦弱的比蒙祭祀才对!”拷拉熊祭祀德尚不停地嘀咕着。

    “为什么不教训教训她!就象你教训那个黄金龙骑士一样!我用我的生命起誓,她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浣熊祭祀勒梅尔也是一脸的不甘。

    “李察大人从来不和女人动手。”歌坦妮的话一说出口,两位权杖祭祀就明白了,白银骑士一定有过类似的经历。

    刘震撼无话可说,只能凉笑。

    倒不是他不愿意和女人动手,以前在南疆的时候,部队吃女人亏吃的最多,这一次的忍让其实是有原因的,毕竟自己是来有求于教廷,能不撕破脸最好不撕破。

    他冷静地回想了一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个小公国不会平白无故在短短两个月中出现两位龙骑士的,究竟有什么古怪呢?

    歌坦妮的解释惹来了保护小修女的圣骑士们一阵狂笑,民兵们一个个上下打量着这帮蠢货,眼睛中满是嘲讽,他们也懒得和弱小的生物多去计较什么,就象是一头鹰永远也不会去和一条蚯蚓比较谁更勇猛。

    这种眼神的涵义,只有猛虎佣兵团的罗西团长能看出来。

    夜晚的到来,让答案进入了揭晓的时间。

    刘震撼换上了贴身的黑色燕尾服和领结,这是管家贾巴尔先生帮他定制的,纽扣全部是圆滚滚的夜明珠,几位大美人也换上最漂亮的长裙。大驸马托蒂伯爵已经来人请了三次了,刘震撼仍然在拖时间,用他的话来说,主客总是最后一个登门。

    在到达驸马爷的豪华府邸之前,这支比蒙使节团倒是遇上了一点小小的风波,三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盗贼,居然来偷袭,射出的弩箭被肥罗三刀同时出鞘,悉数斩断,两个盗贼被神箭哲琴内德维德一人后背上赏了一箭,还有一名盗贼被领主大人一枪爆头。

    领主大人每件衣服的内侧,都有一个插袋,用来插住古力火铳,这支火铳被那迦补充了风系魔力之后,射程是两千码,刘震撼的飞刀是不行,但是他的枪感是用成堆的子弹喂出来的,连队半自动侧身靶的第三名拿着没有后座力的古力火铳,两百码之内,应该算是百发百中了。

    驸马爷托蒂伯爵的府邸今天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无数体面的仆人在门口站成了一排,豪华的马车上各式各样古老的贵族纹章将这里映衬的贵气十足,刘震撼一行踏入了府邸的大门,首先感觉到的就是一股热浪熏了过来,穿过一个竖着日晷的漂亮花园,仆人将比蒙使节们带领到了一间宽敞的大花厅之后,又有一名穿着更加体面的管家,带着比蒙大使们走上一个巨大的条石铺就的螺旋楼梯,楼梯的每一个转角都有两尊古老甲胄组成的握剑武士像,年代久远的油画悬挂在楼梯的青石墙壁上,按照文字看,这些油画全是一些夏尔巴家族的前代先主的遗像,油画阴暗的色调衬托的每一位夏尔巴家主的脸英俊而苍白。

    进入第三层楼之后,卡佩罗侯爵和托蒂伯爵矜持地迎了上来,将来自翡冷翠的比蒙大使迎进了内厢。

    这是一个两面都是用巨大的木格琉璃堆砌的大厅,四个巨型长条桌在这里一点也嫌拥挤,昂贵的魔法灯让这里远离了黑暗,三张长条桌上已经坐满了尊贵的宾客,看到了比蒙大使的到来,原本细声细气的谈论立刻停止了,每个人都在上下打量着这位神秘传说一般的翡冷翠龙祭祀,可能是比蒙在人类意料之中那种没有开化的野兽形象太过于流传广泛,以至于翡冷翠一行华贵的气势让很多宾客傻了眼,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手上甚至没有一枚可以和民兵们匹敌的宝石戒指,几位比蒙大美人的美丽让他们几乎忘记了呼吸。

    仆人们恭敬地拉开了椅子,将刘震撼和翡冷翠的几位高层被单独安排在了主桌的左侧,其余的民兵和圣骑士们被单独安排了一桌。

    刘震撼所处的这张桌子对面已经坐满了不少人,有拿着扇子掩住了樱桃小口,浑身飘散着名贵香水味道的贵族女子,有一些神情高傲的贵族,也有穿着红色袍子的神甫以及中午见过面的龙骑士加茜娅,还有十几名战甲华贵,脸色冰冷的骑士和武士,还有三位穿着法师袍的魔法师,其中有一位邋里邋遢的老魔法师,虽然满脸的皱纹,头发花白,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强大而内敛的魔力波动。

    桌子的距离很宽,刘震撼投过去的目光无比遥远,金制的餐具在灯火中熠熠生辉着。

    “非常欢迎您来到文明世界作客,尊敬的比蒙大使。”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站起了身,非常有礼貌地举起了酒杯。

    刘震撼很奇怪地发现,主位上坐着的居然不是卡佩罗宰相,而是这位声音非常女性化的中年男子,这位中年男子蓄着精心修剪过的短须,面庞上涂抹着一层厚厚的白粉,头上戴着假发套,精美的礼服上,别着一枚造型别致的郁金香勋章。

    “晚上好,尊敬的张伯伦亲王殿下,能认识您是我的荣幸。”刘震撼也端起了面前镶嵌着宝石的金杯,反射出的迷离光线一颤一颤。

    “你认识我?”中年男子显然有点惊讶,他脸上涂抹的白粉显然是高档货,面部肌肉的运动并没有让这层粉有脱落和褶子出现。

    刘震撼指了指他胸口的郁金香勋章,亲王殿下哈哈大笑。

    “为了尊重一下远来的比蒙大使,我们的餐前感恩弥撒已经做过了,各位尊贵的客人,我代表多洛特公国欢迎你们的到来,让我们干杯。”卡佩罗侯爵也举起了酒杯。

    宴会开始了,一只只烤成金黄色的巨大土绶鸡被端上了桌。

    “李察大人,荣幸地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多洛特主教堂的卡卡主教\\\\\\n”卡佩罗侯爵恭敬地对着那位穿着红色袍子,脑袋上剃了一溜空白的神甫点了点头。

    刘震撼觉得那家伙的发型真不是一般的傻,于是微笑着点点头。

    “\\\\\\n这位是圣弗郎西斯科的龙骑士德尼尔森大人\\\\n”

    公国宰相的目光转向了那位胸口印着皇冠郁金香纹章的骑士,这位骑士面无表情地对刘震撼看了一眼。

    “\\\\\\n这位是圣奇奥魔法师普斯卡什大师,为您的到来,整个多洛特感到光荣。”公国宰相对着那位邋遢的老魔法师一阵点头哈腰。

    其他的介绍,刘震撼都没有听进去,他的目光只停留在了这位邋遢的老魔法师身上,老魔法师慈祥的目光端详着坐在刘震撼身边的小修女,小修女拘谨地偏过了头,躲过了这束目光,象个兔子一样细细咀嚼着手中的面包。

    这位普斯卡什大师的眼睛昏花而浑浊,眼角还残留着一堆眼屎,虽然上了年纪,可吃起东西来一个赛俩,他打量刘震撼的目光很耐人寻味。

    让很多以为比蒙就是野兽的人类失望了,这几位比蒙的举止非常贵族化,尤其那位领头的大使,他穿着的燕尾服不但体面,后面的开衩也显得既别致又非常有风度,尤其是那条领结,比起大多数人类贵族的格里芬更加的典雅气派,他身边的几位比蒙美女,大厅中的人类贵族女子原本也有几个素以美貌驰名,跟她们一比较,立刻变成了火山旁边的一个蜡烛头。

    “尊敬的卡卡主教,我想龙骑士加茜娅肯定已经和您讲过了我的请求,我想知道一下,您是否愿意帮我这个忙?”刘震撼懒得和他们虚以委蛇,直接就是开门见山。

    “抱歉,我无法帮您这个忙。”红衣主教貌似惭愧地一笑:“因为作为教廷来说,很快我们即将讨伐比蒙王国,让神的福音照耀着爱琴大陆最后一片土地上。”

    “呵呵\\\\\\n”刘震撼觉得这家伙也够直接的。

    “圣弗郎西斯科帝国也决定派遣龙骑士参战吗?”拷拉熊祭祀德尚挑了挑眉毛。

    “龙骑士德尼尔森大人只是来护卫我的安全,关于教廷即将讨伐比蒙王国一事,我至今没有离开多洛特,也正是因为此事在斡旋,事关机密,所以我暂时没有将此事公开。”好色亲王张伯伦将贪婪的眼神从几位老板娘身上恋恋不舍地收了回来。

    “亲王殿下,斡旋是完全无意义的,讨伐信奉战神的比蒙异教徒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提上了教廷的日程安排。”红衣主教微笑道:“这一次翡冷翠战斗中牺牲的几位圣堂是我们教廷着力培养的优秀人才,在没有得到比蒙官方的道歉之前,教廷将不会放弃对翡冷翠的讨伐行动。”

    刘震撼冷笑连连,一口抽干了杯中的酒,没想到自己这个冒牌大使误打误撞居然还真碰上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至于夏尔巴家族的两个家伙,看来是真的很上不了台面,这么大事,别人居然楞是没通知他们,分明是压根就没敲的起他们。

    两位权杖祭祀也是一声轻蔑地冷哼。

    “对于侵略比蒙的土地,屠杀比蒙平民的匪徒,我们为什么要道歉?”海伦说道。

    “那是您的说法,美丽的福克斯小姐。”卡卡主教神情笃定:“你们来的时间刚刚好,我还正准备派人递交战书给你们比蒙王国呢。”

    刘震撼的手搁到了桌子边上,这个主教再敢鸡巴罗嗦一句,他就准备掀桌子现辣相了,反正教廷都这样了,大不了再去找精灵族月之女祭司和魔族帮忙,天下又不是他们一家能使用净化术和灵魂转移。

    “主教大人,这场仗不是那么好打的,没有几个强有力的国家做后援支持,很难进行这场战争,教皇保罗\n马尔蒂尼陛下目前还在考虑此事,最近将对龙骑士兰帕德召开第二次听证会。”一直没说话的圣奇奥魔法师普斯卡什大师开口了:“上一次龙卷风佣兵团和您借调了几位神甫,所以您现在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现在一切还言之尚早,龙骑士加茜娅虽然被调拨到多洛特驻防,未必代表教皇陛下就一定会下这个决定。”

    到底是圣奇奥魔法师,他一开口,所有的废话全没有了,包括红衣主教在内,全都陷入了沉默。

    “普斯卡什大师,您现在是为教廷在效力吗?”刘震撼感觉这老头知道的内幕好象不少。

    “李察领主,我是教廷法师团的首席长老,这件事情一直就是个秘闻哦\\\\\\n”普斯卡什大师的胡须上沾满了油光闪亮,很轻佻地笑了。

    “把您的女儿接走好么?我想她一定很愿意回答您的身边。”刘震撼呵呵一笑。

    “我哪也不去!我就跟着你!”小修女愤怒地看住了刘震撼,胸口一阵剧烈起伏。

    “尊敬的大师\\\\\\n”红衣主教和龙骑士加茜娅的目光一起看住了普斯卡什大师。

    “跟着一位龙祭祀去游历一下,对贞德的修行也未必是坏事,这位龙祭祀大人曾经开过的玩笑就不需要放在心上了,年轻人不拘于小节,尤其是这种拥有非凡本领的。”普斯卡什大师的昏黄的眼神忽然变成了神采熠熠,带着丝丝期许看着刘震撼:“很多年前,我认识过你们比蒙王国的一位祭祀,他叫穆里尼奥,多年不见,小天鹅现在怎么样了?”

    “感谢您提及我的父亲,他现在很好。”歌坦妮听说是父亲的故人,赶紧谦虚地回答道。

    “原来你就是小穆的女儿?”圣奇奥魔法师眨巴两下大眼,哈哈笑道:“那太好了,正好帮我照顾着贞德。”

    “大师\\\\\\n”龙骑士加茜娅越听越不是味道了。

    普斯卡什大师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插话。

    “很愿意为您效劳。”歌坦妮一口就应承了,回过头才发现刘震撼正恼怒地看着她。

    圣奇奥魔法师再次哈哈大笑。

    “两位尊贵的仙女龙,让我敬你们俩一杯。”普斯卡什大师挤了挤眼:“前阵子,有你们的熟人找过我,易卜拉西姆维奇夫妇。”

    黛丝和娜娜脸色僵硬着举起了酒杯,刘震撼估摸着,这个普斯卡什大师口中的夫妇可能是彩虹龙城出来的龙族长辈。

    气氛有点尴尬而沉闷,每个人都满怀着心事。

    “听说龙骑士加茜娅和李察大人今天在斗兽场曾经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角斗,不知道胜负如何?”圣弗郎西斯科的龙骑士德尼尔森打破了沉闷,他的语气中带着一点刻薄的味道。

    “您是不是有意和我一决高下?”刘震撼冷笑道。

    “是又如何?”龙骑士德尼尔森脸色一凛。

    “那就明天比一场,有胆量的话,你们俩一起来好了。”刘震撼指着龙骑士加茜娅说道,他现在已经对教廷完全不抱希望了,现在是翻脸的时间到了。

    “您不是认输了吗?一个已经输掉了自尊的龙祭祀还配向我挑战吗?”龙骑士加茜娅的话惹来了满堂哄笑。

    “你怎么忘了还有我?潮汐祭祀茉儿正式向您发出挑战,尊贵的龙骑士。”茉儿用调羹轻轻敲了敲名贵的瓷盘,美丽的眸子中全是藐视。

    “果然是野蛮的比蒙,即使输了也不忘好勇斗狠一番。”卡卡主教的笑容肆无忌惮地带着讽刺,他的话再次惹来了轰堂大笑,很多人故意在大声地笑。

    “为了证明你这句话是扯鸡巴淡,我决定今晚就在你们的歌剧院,让你们这帮人类见识见识我们比蒙的文化,然后我们再去斗兽场试试双方的武技,文斗和武斗一起来,怎么样?”刘震撼伸出自己的银手臂,抹了抹头发。

    “我无所谓。”龙骑士加茜娅说道。

    “我也无所谓,绅士总是比流氓更会战斗,无论是文是武。”龙骑士德尼尔森笑道。

    “冒昧地问一句\\\\\\n野兽也会有文化吗?嘿嘿\\\n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卡卡主教嘶哑着嗓音干笑了起来,就象一只被捏住了嗓门的公鸡,他刻意摆出的一副咨询的表情,更是加剧了周围附和的狂笑。

    卡佩罗侯爵和托蒂伯爵隐约觉得要坏菜了。

    果然\\\\\\n戴着熊皮高帽的果果飞快在桌上跑了过去,先把主教大人的一块鸡脯肉一把抓住,然后毫无征兆地跳起来就是一个冲天炮,粉嘟嘟的小拳头一家伙在卡卡主教的笑容上开了花,砸得卡卡主教一个仰面朝天,鲜血四溅中,主教大人干瘪的嘴一阵蠕动之后,几颗和着血丝的牙齿象橘核一样吐了出来。

    刀剑出鞘声在这一刻成为了主旋律,两位彼尔权杖祭祀一把拉下了美杜莎徽章,满脸铁青地准备召唤魔宠。

    “大牙是笑不掉的,可以打掉。”茉儿轻轻摸了摸果果的脑袋,冷笑着说道——这句话明显是艾薇儿教她的。

    “不要冲动,既然申明了角斗的方式,两位龙骑士也同意了,再发生没有意义的火并就失去了我们的风度。”圣奇奥魔法师普斯卡什大师的话,让一触即发、虎视眈眈的比蒙民兵和圣骑士们的眼神略微出现了一丝缓和。

    “是啊,两国交兵还不斩来使呢。”刘震撼哈哈大笑。

    “很好\\\n很好\\\n”卡卡主教怒极反笑,恨恨地擦去了嘴角的血水。

    这一拳果果打的很有分寸,虽然主教大人说话好象有点漏风,却还没有受到什么重大的伤害。

    “其实我也很想看看比蒙有什么文化,圣安东尼奥的皇家剧团还没有离开,这个剧团中那位男高音歌手范\n比滕的那首“海加尔夜未眠”让我很是记忆犹新,就让这支代表着我们人类最高水平的歌剧团,和比蒙使节团比较比较,什么才是真正的文化氛围。”圣奇奥大法师扫视了一下四周:“诸位先生们,拿出点风度好不好,说说你们的看法?”

    “尊敬的大师,倘若文斗他们输了,怎么算?”卡卡主教用手帕捂住了嘴问道。

    “你说。”刘震撼伸出了手。

    “将这只邪恶的霜雪皮丘兽烧死在绞刑架上!”

    “那你输了呢?”刘震撼反问道:“再给它打一拳怎么样?”

    “没问题。”

    “文斗和武斗不一样,我想请问一下,怎么设定这个衡量的标准?”凝玉问道。

    “由观众的掌声来判断,瓦伦西亚城观众的掌声!”卡卡主教狞笑道。

    “为了公平起见,从现在开始,我们这里所有的人一起前往歌德大剧院,楼上的包厢将全部属于我们,让我们近距离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文化和艺术,然后再看看什么是战斗的勇气。”普斯卡什大师的两眼放光了,怎么看他也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搅屎棍子。

    响应他的人似乎真的不少,立刻有人大声喊好。

    “我们有没有把握啊?”凝玉悄悄问刘震撼。

    “你什么时候看我打过没有把握的仗的?”刘震撼笑了:“一帮芒克族比蒙,能有什么真正的文化艺术?我们这多少比蒙?”

    “要文斗不要武斗。”茉儿笑了。

    “应该说这叫“与人斗,其乐无穷”才对。”老刘扯下了一只火鸡的翅膀:“我要彻底改变人类固有思维中,将比蒙和野兽划上等号的错误观念。”

    “过度的自信是魔鬼才有的狂妄,我从你语气中听到了这种过度的自信。”小修女在旁边说道。

    “小尼姑,我也在你的语气里也发现了一样东西。”刘震撼扔掉了鸡翅膀,拧着一对三角眼说道。

    “什么?”小修女昂起头,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崇拜。”刘震撼笑了。

    “无耻也是魔鬼的\\\\\\n”

    “欧比斯拉奇!”刘震撼立刻塞住了耳朵,一脸的郁闷。

    小尼姑的眼神无比清澈,对面的圣奇奥魔法师咪咪笑。

    (未完待续)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