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卷 狗男女 第六十三章 终章(大章结局)
    三个月后。

    从窗户望出去,海鸥呼啦啦地飞起一片,在悬崖峭壁上轻盈地盘旋,这些没心没肺的雀儿似乎永远这么快活。

    塞西莉亚很满意刚填进肚子里的虾仁拌莴苣,她油乎乎的嘴咬着铜勺儿,意犹未尽地趴在旅馆的窗沿上,尾巴摆来甩去。

    “这么大的人啦,还穿开档裤,羞羞的。”小艾苗做了个鬼脸,在她眼里,这讨厌的臭丫头,夺去了最亲爱的姐姐的怜眷,马蒂达姐姐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在温暖的被窝里搂着姐姐的纤腰入眠,也是她特有的权利!

    兽人姑娘恼得满脸通红,“才不是开档裤呢,只个剪个小洞,好让尾巴伸出来。”她又转动眼球,故意露出不屑的表情,挺着才开始发育的胸脯,“哼,我没必要和毛丫头吵架拌嘴。”

    “我比你大!”艾茜最恨别人说她小了,像只斯巴达了的小母鸡,“喏,搓衣扳还敢夸口说自个是大人,可笑。”

    嗯,由童年朝青春期过渡的姑娘们,总向往着一夜之间长成稳重成熟的大人,两只萝莉气呼呼地开始比拼胸部,其实比较起来也没多大区别,只不过一只是规格标准的小笼包,另一只是包子铺刚开店时,为了打响招牌,添了料的小笼包。

    马蒂达·赫本坐在房间的餐桌旁,一条细细的银链子从廉价外套的翻领处垂下来,圣武士姑娘用手指轻轻摩擦着剑与圣锤款式的吊坠,望了眼两个正吵得不可开交的萝莉,让她们稍微安静些,然后将心神放在了面前的客人身上。

    真是个意想不到的客人,马蒂达没想过,他会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似乎稳重了。”福兰说道,“当初在黎明堡时,你可是没听半点解释,便拔剑相向。”

    “人总会成长的。”马蒂达回答。“请别误会,我并没有完全认定,你是个清白无害的亡魂。”

    “哦,但我也没义务来解答你的疑惑。”福兰率直地说,“塞西莉亚我会带走,让她跟着你,没有好处。”

    兽人萝莉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好奇地跑过来。搂住大个子叔叔地脖子,“去哪里?是去吃大餐么?”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福兰溺爱地摸摸她的头。

    “我不是小孩!”塞西莉亚大声辩解,“姐姐说过,我发过情,就像人类女孩来过初潮,已经是大姑娘啦!”她又乖巧地歪着小脑袋,“姐姐还说,百合是不行的,女人应该和男人在一起。”

    小萝莉的眼神亮晶晶的。“可我不认识别的男人呀。嗯,如果是叔叔的话,可以哟。”

    福兰皱起眉头。指责着圣武士,“你怎么教育小孩的?”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按在教会学学过地知识,性性教育是很很重要的……”马蒂达满脸通红,神学院的《异端常识课》中,有传授过每个非人种族的习俗,她只是照本宣科地给塞西莉亚解释过一次。

    她结结巴巴地不停道歉着,像个带坏了别家小孩,被对方父母抓包的坏女人。

    不过这么一闹,本尴尬严肃的气氛。好转了许多。

    “我很高兴,你能放弃苛刻死板的教条,学会用自己的眼睛来辨别善恶真伪。”福兰放下怀里的小丫头,“出于善意,我得叮嘱句,有消息称,安诺并没有遗忘你,一个名叫迦太莫托维塔的特派专员,正在寻找你地下落。”

    福兰一直在收集教会地情报。以备应付这位圣武士姑娘的追杀,但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

    他很高兴能用和平的方式,来结束和她地孽缘。

    “那是个肮脏的凶手,他杀害了我最尊敬的导师!”马蒂达握紧拳头,手背露着青筋。

    “我可以提供他的大概行踪,你想复仇么?”福兰故意说道,倍加审视地盯住她,他想看看对方会如何处理。

    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残酷复仇,还是……

    “我想避开他的追踪,尽量不卷入毫无理智的彼此厮杀中。”马蒂达深吸着气,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我恨他,仇视他,鄙夷他,可我不想报复,因为有人曾说过:应懂得放下,放下愤怒,放下仇恨,放下欲望,同时也就放下了背负的苦难。”

    “嗯,能说出这番话的人,的确伟大。”福兰叹息,轻轻地念叨,良久,他立起身,微微一躬,“我该带塞西莉亚走了,祝福你在日后地人生中,能寻找到自己的路,并无所畏惧地走下去。”

    “伯骑士先生,其实,我该感谢你……”马蒂达踌躇地说道,“在那场与渎神者的交战中,你救了我;于黎明堡,我输给那个强大的女龙脉者后,你再次挽回了我的生命,而在我失去记忆和心智后,虽然你控制着我,做了些不好的事儿,但毕竟,你并没有趁机将我除去,所以,我应当说声谢谢。”“如果你往后别找我麻烦,我也想对你表达感激。”福兰耸耸肩。

    “那是不可能的。”

    “……”

    “很抱歉,作为一位圣武士,有些底线是不能放弃的。”马蒂达坚定地说,“你是死而复生的亡灵,并且继承了圣物地伟力,我必须牢牢监视着你,以便在你运用圣力干亵渎之事时,能够及时阻止。请谅解,这并非敌意和不信任,而是必要的预防措施。”

    福兰自觉头疼,不过很快释然,“随便你了。”

    要监视,也得能找到我。福兰轻松地想,他已经做好打算,会驾着黑王号,带着他爱和爱他的人,前往葡荷公国,开始新的生活。

    马蒂达低着头,飞快地和塞西莉亚交换着不为旁人察觉的眼神。

    圣武士姑娘不愿放弃自己的执着,兽人萝莉也不想失去心爱的姐姐。

    她们有的是法子,来互相联络交流。

    本作品1 6 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

    对安玫来说,时间已然停顿了,剩下的唯有无边无际的痛楚,那痛剧烈得仿佛有什么事物要击碎颅壳。由脑袋中爬出来般,姑娘时而清醒,时而昏厥,纷至沓来地陌生画面在意识中飞扬,让她觉得自个和真实的世界脱节,在无止境的虚幻中沉沦。

    她哼着歌,步履灵巧地绕过横在路边的一堆垃圾,走进木板钉成的破烂小屋。楼道黑洞洞的,几乎要散架的楼梯晃晃悠悠。

    她的脑子里还体味着一小时前地事,温暖甜蜜,男人的体温仿佛仍洋溢在皮肤是,那种幸福感将她的心牢牢握紧,以至于她只想尖叫,和任何相遇的陌生人讲述自己的快乐,看什么都是美的,灿烂的,瞧。白突突的斑驳粉墙是婚纱的颜色。灰沉沉的暗红瓦片如同鲜花地光彩……

    姑娘掏出钥匙,摸索着门锁地位置,以往她总会嘀咕着走廊没灯真不方便之类的话。但现在,她只觉得快活。

    “天都快亮了,你整夜去了哪?”

    她看到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咳嗽着坐在铁床边,家里小,一间房要当成餐厅、会客室和卧房,也只有一张床,用铁架子和木板搭成上下铺。

    “奶奶,没什么,和朋友去看了晚场歌剧。本来不想去地,但票价挺贵,免得糟蹋了。”她小小的撒了谎,歌剧在深夜十一点便结束了,然后她去了他的家,做了男人和女人间最亲密的事儿。

    但她的表情瞒不住奶奶的观察,老人叹了口气,拉过她的手,“你是好姑娘。可别被人骗了。”

    她蹲下来,将泛着红的脸颊贴在奶奶的膝盖上,微笑着说,“放心啦,我又不是喜欢犯花痴的傻姑娘,他不会骗我地。”

    他是谁?

    为什么会觉得暖和,那种让人幸福得眩晕的暖和?

    又有副画面蛮横地挤进了已经混乱不堪的思绪中,她穿着用硬纸板撑起的婚纱中,期待又紧张地站在弥撒台前,等待着主持牧师的到来,教堂小而寒酸,天花板与墙装饰着些许粗糙的石膏花雕,一排排长凳上空荡荡的,只有寥寥几人。

    “莱姆探长,感谢你来参加婚礼。”

    “嘿,咱们客气什么。”

    “奶奶,我发誓,会用余生照顾好她的。”

    “傻小子,这种甜言蜜语,该去和安玫说。”

    “汪汪……”

    “黑杰克,再乱叫,就炖了你。”

    然后,那个男人朝她走来,越来越近,她终于看清了那张带着浓浓爱意的脸。

    她醒来时,筋疲力尽,眼前恍惚混沌,一切物体都失去了焦点。

    “好些了么?已经第九天了,洗脑药地后遗症还这么严重。”似乎有什么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良久,她才辨识出来,是卓尔法·隆奇,老男人正忧心忡忡地瞅着自己,眼神闪烁不定。

    “你又不是我的奴隶,干嘛一直跟着我?”安玫擦了把湿漉漉的汗,自觉身上臭得要命,她靠在床头,回忆潮水似地涌来,让姑娘发起了呆。

    她想哭,可眼泪怎么也流不出来。

    “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卓尔法小声说,他又看了眼姑娘,突然吞吞吐吐地问,“你想起什么来了?”

    安玫双手绞着褥垫,深深吐了口气,仿佛要将胸腔里所有的郁闷都吐出来似地,她扭过身去盯着他,张了张嘴,半响,才艰难地回复,“不,什么也没想起来。”

    她的声音很轻很飘,却显露着深深的绝然。

    本作品1 6 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

    费都新城区第一贵族法庭第二十一号审判厅里,对乔·考利昂的审讯正接近尾声,宏伟森严的大厅鸦雀无声,因为案情重大,在场的均是司法界的高层人士和特别准许参与的记者,旁听席挤满了人。

    “本庭宣布,被告乔·考利昂,被指控谋杀、绑架、组织非法结社、意图颠覆政府等六项重罪,罪名均成立,同时,本人谨代表费都司法系统,为一位曾供职于第一庭的检控官表示默哀,刚才的审讯已然查证,五年前。发生在费都的弗莱尔前检控官灭门悬案,正是被告所为。”

    穿着黑色法袍的法官阁下,庄严地敲下法槌,“根据法典第四章第七十八条、第九章第六条,第十二章……数罪共判,本庭最终裁定,判决被告绞首死刑,同时。因为尊贵的约安八世陛下在数日前驾崩,新皇朱利尔斯九世登基,特颁布大赦令,将死刑转判为终身监禁,直到被告自然逝世为止,期间不接受任何保释与赦免。”

    乔·考利昂瘫倒在被告席上,面容苍白,眼神萎靡,他完了,一辈子会呆在暗无天日的重罪囚牢。

    直到现在。他都想不通。那位失势的大小姐,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刻,为何会出卖他。将他送进了监狱?

    影王头子倾听着结案呈词,绝望地扫视着旁听席众人地脸,突然,他的眸子里闪着无比仇恨的情绪,挣扎地想站起来,但在反抗追捕中,被几名血骑士联手打碎的膝盖,让他已是个连站立行走都不可能的废人。

    “天,你们瞎了眼么?那个人,那个站在门口。装成记者的男人,也是罪犯!他叫卡西莫多·伯骑士,是皇室的一级通缉要犯!”乔·考利昂拼命吼着,声音凄凉,“抓住他!他该陪我一起终身监禁!”

    一阵喧哗和混乱,人们纷纷回首,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肃静!”法官敲着锤子。

    没人相信乔·考利昂地话,都认为他疯了。

    福兰·弗莱尔沉默地穿过长廊,绕过喷水池。在佩姬的协助下,他终于报复了最后的仇人。

    “将他送进法庭,接受公正的审判?”他还记得那时,大小姐惊讶和嘲讽的表情,“猴子就是猴子,假如是我,会选择亲手一刀刀凌迟了他,或者做**毒,割去舌头,每天听仇人不断哀嚎而又叫不出声,方能泄掉心中的恨意。”

    “别忘了,你也是我的仇人,我宽恕了你,也应该宽恕所有人。”

    他回答,“因为我终于认识到,永远不能由个人的意志,来代替和途越巍巍公义的铁律,就算最后法庭判决他无罪,我也绝不后悔。”

    ……

    在通往广场的拱洞前,他停了下来,好久不见地安玫,正安静地伫侯在隧道出口,明亮地眼眸紧紧凝视着他。

    两人目光相遇,纠缠着久久不离,似乎不用开口,彼此间都能猜到对方的心语。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瞬,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你要去葡荷?永远地离开拜伦?”终于,她问道。

    “嗯。”

    “祝你好运,有空我也会去葡荷逛逛。”

    “谢谢。”

    “这几天我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确干了许多错事,我会慢慢补偿那些伤害地,你说我能弥补么?”

    “只能秉持着良善和对冥冥公正的敬畏,一定能的。”

    “好啦,没什么可说的了”,她悠悠抬起头,由穹苍倾泄而来的阳光让姑娘眯着眼,“都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她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回首,浅笑着,“怀特迈恩小姐是个好女人,别辜负了人家。”

    直到隐入拱道的阴影中,她的眼泪才夺眶而出,但步伐却坚决绝不迟疑,越走越快。

    早在五年前,她和他就结束了,时间是比生死更无法抗拒的伟力,也许心中仍存留着些许眷念,但曾经的爱情,已布满蜘网和尘埃。

    福兰看着她离去,嘴唇颤抖,始终没说出任何挽留的词句。

    他知道她如何想地,也尊重她的决定。

    一只手轻轻挽住他的臂弯,劳薇塔的灰眼珠中倒影着她心爱男人的面容,“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没关系。”福兰微笑,“走吧,黑王号正停在港口,都准备妥当了,我们一起去葡荷,那是个美丽迷人的国家。”

    阳光透过斑驳的云彩,让世间的万物都灿烂无比,他注视着耸立在第一庭拱洞旁地黑色大理石碑,热烈的光在碑牌的铭文间流淌氤氲,让它们看起来金碧辉煌。

    “……以荣誉宣誓,将忠贞于正义,绝不懈怠。”

    ------------------------------------------------------

    尾声

    福兰·弗莱尔在葡荷首府里斯本港定居了下来,同时匿名开办了一所私人基金会,这基金以资助了世界各地大量研习法律学的穷苦学生而声誉卓著。

    劳薇塔·怀特迈恩默默地守护在福兰身边。用余生品味着爱人与被爱的幸福。

    塞西莉亚谋算着逆推她喜爱的大个子叔叔,以至于每逢春秋两季地发情期,福兰都得躲出去,直到有一天,她气急败坏地扑倒了劳薇塔后,发觉不管男性女性自己都同样喜欢。

    马蒂达·米拉凯斯追随着福兰的身影,也来到葡荷,扼守誓言。就像曾救赎过她的老神甫般,关注和庇护着穷人们的权利,她和福兰又发生过许多故事,但彼此的关系最终定格在亲密知己上。

    安玫一直为自己曾经的罪恶而赎罪,并制造了相当多的传说,以至于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她成为了民间故事中的传奇人物。

    卓尔法·隆奇孤独却满足地享受着一场柏拉图似地单恋。

    大胸脯的芭蕊团长,在安诺巡演大获成功后退休,后来嫁给了一位追求她数年,品性温柔的中年伯爵。

    妮可和剧作家劳伦结为连理。成为了国度间相当有名气的明星夫妇。

    小艾茜改名为艾茜·米拉凯斯。成年后在福兰的资助下投身于商界,最后开办了跨国财阀。

    黎拉·贝瑞最终干回了老本行,几年后坐上了某本一流老牌刊物的主编位置。

    朱利尔斯·冯·科摩成为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君。对他的功绩,学者们赞叹有加,但他的感情生活成为了供人考古的谜团。

    伊莎·唐·莱因施曼令人无法置信地成为了朱利尔斯地新王妃,有人认为,皇帝陛下是在寻找前妻地影子,也有人认为,这只是场分裂金雀花的政治婚姻,至于姑娘幸福么?只有她自己知道。

    金雀花家族在萨玛大公爵去世后,一厥不起,分裂成了三个弱小的家族。再也无法施加任何影响力。

    威廉法师和以前一样,痴迷于炼金术地实验中。

    莱姆探长六十岁时光荣退休,和老伴安享晚年。

    乔·考利昂两年后死于监狱的一场斗殴,据说他并没有参与,只是被流砖误伤,击中头部而死。

    迦太莫·托维塔疯狗般寻找着马蒂达的下落,最后在福兰的诡计下葬身大海。

    费怡·李莉斯在安诺驻拜伦使节的位置上大获成功,以手腕灵活著称。

    沙威因黑帮械斗被抓获,服刑十年。

    水手穆尔终身视福兰为教父。并成为弗莱尔家族的管事,奉献着忠诚。

    小女佣黛丽安·西瓦尼亚没有死,在小镇郊外阻击了骑警队后成功逃脱。

    露丝和肖治结婚,在婚礼当天,得到了一份神秘人送上的大礼,富足地生活了下去。

    嗯,谢谢诸位的关注,故事终于结束了,很美好的结局,好人有好报,恶人食恶果,不是么?

    等等,我似乎忘了谁,让我想想。

    佩姬从未设想过,照料孩子是如此的艰辛,这小小地婴儿简直是叫人不胜厌烦的祸害,毫无理智地嚎哭、换尿布、喂奶……有时她真想把这小子塞回肚子里去。

    但只要孩子笑笑,大小姐便欣喜若狂。

    “瞧瞧,他会笑,左脸还有个小酒窝。”她炫耀地把孩子抱给黛丽安看。

    “天,又尿裤子了,告诉你,只有猴子才随地大小便的。”她狠狠亲了孩子一口,“当然,我的小希罗可不是猴子,他像妈妈般聪明,像爸爸般壮实。”

    黛丽安微笑着忙前忙后,发誓会保护好女主人和少主人。

    同时身为武僧的直觉,让她感受到,这婴孩身体里蕴藏着的力,那是种如海般浩瀚的奇迹。

    小女佣甚至觉得敬畏,她无法想象,他日后会成长为何等的存在。

    “确定那猴子躲在了葡荷?”有一天,等小婆儿在妈妈的摇篮曲中熟睡后,佩姬问道。

    “嗯,弗莱尔先生藏身于里斯本港地某处,那是个大都市,详查起来并不容易。”黛丽安回答。

    佩姬莞尔一笑,“我总会找到他的,不出个几百亿赡养费,绝不放过。”她倾身,用指尖柔柔抚摸着儿子的脸蛋,轻轻说,“乖孩子,待会,妈妈便带你去葡荷,咱们彻彻底底地把你的猴子爸爸,给调教一番。”

    【全文完】废材的作者终于完本了,感慨。

    也许有读者会寻思,应该多写点,但在下一直认为,在主线完结时,当结局便得结局,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圣徒从头到尾,都是在阐述一个简单的道理:别干坏事,善良是美的。

    我觉得这是人最本质的道德约束。

    在下正在构思新作,为了避免如写圣徒过程中,一直没存稿导致更新糟糕的错误,预备攒十来万字在上传。

    如果诸位读者的藏书架有多余的空位,请继续收藏本书,我会在新书发表的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鞠躬,谢幕,再会。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