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凤舞九天天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结局
    赵启明拧着眉头,透过车窗着着陆续被押上警车的人.十几名保镖、城堡的管家和几个佣人……,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就在这时,从楼上传来“砰!……”的一声枪响,周围的警察立刻警觉起来。

    警长也吓了一跳,连忙高声命令道:“怎么回事!?”

    已经进入城堡的警察们冲上了楼,不一会儿,有人回来向他报告:“长官,三楼有个女人刚才自杀了!”“哦?自杀了?”警察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回过神来摆摆手道:“先把这些人带走…”

    这不是香港或中国,赵启明在这里只是个无人认识的外国人,目前这种处境让他感到极不安全。

    他想了半天,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霍多尔科夫斯基。

    赵启明坐在发了霉的床上,心里安静了下来。

    他仔细想着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先是别列佐夫在寻找伊莲娜,而这个女人却落到了霍氏和莫纳霍夫的手里,接着又被安排到自己家。

    这还没过两天,紧接着就有人找上门来,伊莲娜自杀了,自己也被抓进了警察局…

    他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这一切,似乎早就是安排好的。

    但究竟是谁在搞鬼呢?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让赵启明百思不解,他直觉地怀疑是霍多尔科夫操作了这一切。

    因为在俄罗斯,只有这个人和自己存在着直接的利益关系,但是他却弄不明白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但有件事走可以肯定的:只要自己离开这里,就立刻回中国,永远不再踏入俄罗斯半步,这里根本就不是自己这种人能够生存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名守卫从临时关押室的房门上张望了一眼,接着,门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风衣的人走了进来。

    尽管这人竖着衣领.还戴了顶帽子,赵启明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霍多尔科夫的保安队长——-古斯搭夫。

    古斯搭夫脱下帽子,向赵启明点头打了个招呼:“赵先生,我们可以走了,老板正在等你。”

    赵启明淡然一笑,跟着他离开了警察局。

    没有人阻拦,也没办任何手续。

    他出去的时候、管松、伊万和孙黑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一问才知道,是霍氏出面保释了大家,但警察局要求他们在案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许离开莫斯科。

    目送着伊万和老孙带着其他人回了城堡,赵启明在管松的陪同下去了霍多尔科夫的住处,他也希望尽快见到这个人,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霍多尔科夫亲自给他开的门,满怀着歉意点头道:“赵!真是非常抱歉,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赵启明可没心思跟他演戏,随口敷衍几句直接切入正题:“米沙.别列佐夫为什么一定要抓到伊莲娜?”

    霍多尔科夫狡黠的眨眨眼睛:“因为伊莲娜掌握了一些对他非常不利的东西。他怕这些东西被别人知道,那会给他带来很大地麻烦。”

    赵启明好像明白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需要的东西现在应该在你的手里,对吗?”

    霍多尔科夫笑了笑,答道:“你是个聪明人。”他这句话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贬低,可赵启明听了就像是在骂自己。

    他没理会对方,接着问道:“据我所知,别列佐夫是你多年的朋友。他要的东西既然在你手里,你还给他不就得了?”

    霍多尔科夫轻轻摆了摆手:“你不用试探我,今天请你来,就是要跟你谈一些事情。而这些东西,我不能交给他。”

    赵启明不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作为一个商人,你应该懂得在生意当中没有永远的合作伙伴,只有共同的利益。我和他之间就是这样,他老了,脑子不好用了。而我需要获得更大地发展.更为宽阔的空间,就必须要得到更多的人支持,包括你和你中国的那些朋友。”

    他说得越来越慢,似乎在考虑着适当的措辞,又像是怕赵启明听不明白:“但现在俄罗斯的情况你应该清楚,过去一段时间、我们这一小部分人对国家的影响比较大,国内许多人对我们恨之入骨,一心想扳倒我们。而别列佐夫是我们当中声望最高地人,因此,他实际上是最醒目的人物…你想想,如果他倒台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赵启明不假思索的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该可以接替他的位子。”

    霍多尔科夫摇了摇头:“不,你错了,我不会接替他。那样的话,我将会成为一个新的靶子,受到更猛烈的攻击。

    我知道莫纳霍夫不想和大部分人作对,我同样也不愿意。而别列佐夫却总以为他可以对付所有人,真是愚蠢……”“那你究竟想怎么做?”赵启明的目光紧盯着他,眼前这个人的想法实在是太多了。

    他深刻地体会到当初葛兴邦的说法,这些寡头根本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企业家或商人。

    在他们身上,政治的味道更浓,或许用阴谋家来称呼他们更合适。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要别列佐夫不倒台,他就会对你穷追不舍,你时刻都有生命危险。实话告诉你,那些警察就是他安排的,目的是把你们都弄走之后。他的人会去你那座空无一人的城堡里抓住伊莲娜。”

    说到这里,霍多尔科夫沉吟了片刻,犹豫了半天才继续说道:“这些东西,我会安排人交给普里马科夫总理,由他去处理。……这次为把你能保释出来,我和莫纳霍夫已经不得不站出来,表明态度与他为敌了。目前我们必须尽快把他踢走,不然这个人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危胁。”他仍然在演戏,和别列佐夫翻脸,他们双方早就已经心照不宣了。

    只不过公开把赵启明保释出来。

    只能说明霍多尔科夫安排好了一切,正式和对方决裂。

    赵启明对他的意图已经明白了大半,假惺惺地客气了一句:“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这人能把一件背叛朋友的事情理直气壮地说得冠冕堂皇,他打心眼里感到佩服。

    “这件事情你是没办法插手的,但以后的事情还有很多需要得到你的帮助,比如在我需要的时刻。”霍多尔科夫看中赵启明的无非两条,一是经商的手段,二是在中国政界地一些背景。

    赵启明点头道:“当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对了,给你看一些东西。”霍多尔科夫从抽屉里取出几张照片递了过来:“这是代表日本方面的公司,来莫斯科谈石油线路的两个代表,昨天下午在街上被恐怖份子打死了。安纳线的事情只怕要推迟一段时问。”

    赵启明翻了翻,照片上两个中年男人躺在地上,满身都是血污。“真可惜。”他冷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这两个人的死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赵启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对霍多尔科夫的手段心悸不已。

    赵启明知道,霍氏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和他作对。

    无法想像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竟然有着如此可怕的一面。

    这次会面结束之后,赵启明在众多保镖的护卫下离开了莫斯科,如果可能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这里。

    紧接着,普里马科夫担任总理不久之后,就命令逮捕别列佐夫和古辛斯基两人,罪名是倾吞国家财产、偷逃税。

    然而这两个寡头事先得到了消息,别列佐夫逃离俄罗斯去了英国。

    事后,霍多尔科夫改变了他以往的经营方式,解决了尤科斯公司工人们的工资问题,大批引进国外的管理人员,开始按美国的通用会计准则公布过去的财务报告。

    赵启明知道,这一定是霍多尔科夫基与普里马科夫之问地秘密协议,他利用那些证据把别列佐夫送上了不归路,却保护了自己。

    随后的一年里,赵启明表面上与霍多尔科夫全力合作,帮他一起经营海外公司,努力拓展泰仁实业。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已经上了贼船,没办法在短期内摆脱这个人。

    因此,赵启明最终还是决定帮助契契科夫搜集霍氏所有的犯罪证据,包括那些空壳公司的资料。

    他明白一点,如果不把霍氏送进监狱,自己永远都没办法重新过上无牵无挂的日子。

    只不过他向契科夫提出了一个条件,如非必要,这些证据一直由自己保管。

    从处理石俊棠的事情上赵启明认清了一点,自己只是个商人,永远不可能成为像霍多尔科夫斯基或者别列佐夫那样的人。

    所以,跟他们这样的人打交道,任何时候都存在着极大的危险。

    而在这件冒险的事情上,赵启明做得非常隐秘,基本上不和契契科夫有任何联系,甚至连电话联络的方式都取消了。

    他知道霍多尔科夫的狠辣,如果事情败露了,带给自己地将是灭顶之灾。

    但是只要搞掉霍氏,安大线的事情肯定是无法达成了。

    为了得到石油,赵启明和契契科夫达成了另一个协议。

    在霍氏倒台之后,不论什么情况下,尤科斯公司必须要由赵启明组建的公司取得相当的股权,通过这种方式满足俄罗斯对中国地石油出口。

    契契科夫征求了上面的意见,和赵启明签订了这个秘密协议。

    直到事情结束.赵启明才知道这个老家伙背后的支持者,居然是寡头们捧上台的总统叶利钦。

    寡头政治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这位总统为自己犯下的过错极为担忧,他在普里马科斯之后又任命普京为新一任总理,继续与寡头们的斗争,目的就是彻底终结寡头。

    泰仁实业在赵启明的苦心经营下,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成为香港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公司,主营仍然是矿产开发和石化产品。

    到2000年5月份,总资产达到436亿港币,与明远集团不相上下。

    不仅如此,泰仁实业还在海外三十四个国家设有分公司,买下了加拿大、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十一座油井和新西兰的一个铁矿。

    2003年7月,野心勃勃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不甘心当一个大亨,挑战普京总统,从幕后操作跳到了台前参与政治,终于惹怒普京被抓了起来。

    直到这时候,赵启明才把证据交给了契契科夫,对此起到了关键作用。

    由于普京同样是克格勃出身,与情报机构的关系错综复杂,霍多尔科夫以为对方掌握的证据都是来自于国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是被赵启明给卖了。

    霍氏被抓之后,俄罗斯政府称尤科斯公司因霍多尔科夫斯基违法骗税,欠下的税款已高达270亿美元,出售尤科斯最大的子公司尤甘斯克来抵偿税款,起拍价约为90美元。

    2003年12月15日,尤科斯向美国休斯敦的一家法院提出了破产保护申请,希望法庭能够阻止俄罗斯政府在周日出售尤斯科。

    12月19日,一家不知名的公司贝加尔湖金融集团出资5亿美元,拍得尤科斯的主要生产资产,成为俄罗斯一家最大石油生产企业的正式拥有者,该企业在尤科斯全部石油产量中占60%。

    只不过除了赵启明、契契科夫、葛兴邦等人.没有人了解贝加尔湖金融集团背后的人物和资金来源。

    此时的赵启明已经是而立之年,回想起当曾经在俄罗斯的几经生死,这家伙心中感慨不已,从此没有踏入俄罗斯一步。

    但如果自己生长在俄罗斯,会不会也成为霍多尔科夫那样的人呢?赵启明思索了良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什么样的环境成就什么样的人,这是必然。

    当初他如果不是年青气盛,也不会参与到这些复杂而又危险的事情当中。

    虽然一直以来赵启明对契契科夫没有任何好感,但这个老头子毕竟是为了自己的国家,比起霍多尔科夫和别列佐夫这些人来说,还是值得尊敬的。

    听到霍氏被捕入狱的消息,奸商赵启明终于松了口七,自己的幸福生活,在经历了俄罗斯风波之后、终于可以继续过下去了。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