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局章 大结局(下)
    泛亚影盟成立大会,终于在一片热烈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此次大会颁布宣读了由孙茹起草,各成员国代表审议通过的泛亚影盟总章,章程规定了泛亚影盟的性质、活动范围、轮值规则,影盟内各国享有与成员国无差别无国界进行电影产品交易、市场共享的福利;以及轮值国及轮值主席的权责义务,轮值主席三年一选等等——包括每年颁发一次“电影艺术与泛亚电影联盟学术奖”,由各国的国际性电影节轮流承担评奖颁奖的工作;由当届轮值国主席担任评审委员会的召集者和主要负责人……

    此外,大会由各国代表不记名选举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先生出任泛亚影盟第一任轮值主席。

    易青并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去争取这个主席的职位,以便在泛亚影盟中为中国电影谋求更大的利益。但是他听说阿巴斯大师居然答应亲自率领伊朗代表团来中国西北参加这次大会时,就毫不犹豫并欣喜若狂的决定将自己和参加大会的华星众艺术家们手上的票全部投给阿巴斯。

    事实上,阿巴斯先生在今天的选举也是众望所归,以七成以上的票数大优势获选。

    任何一个学电影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位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好莱坞近二十年的传奇导演。由他来出任泛亚影盟的首任主席,今天的这场大会一定会在不久之后轰动全球。

    随着年迈的阿巴斯先生和蔼、幽默的讲话结束,全场电影家代表同时起立,向老人鼓掌致敬。在这样热烈地气氛中,泛亚影盟成立大会终于落下了帷幕。

    ……

    在回酒店的路上。

    载着华星集团十几位与会代表的大车里笑语喧哗。大家还在意兴盎然的议论着这场激动人心的亚洲电影家聚会,纷纷谈论刚才见到了哪些传说中地人物。

    宁倩华不无遗憾叹道:“我还一直以为,凭着咱们是泛亚影业联盟的发起国之一,易青和孙茹小姐又是影盟的主要创始人,别管怎么说。这第一人主席也该由我们易青来做才行,不然也得是中国导演啊……”

    坐在宁倩华旁边的依依悄悄拉了她一下,笑道:“宁姐,你不是我们这行里的所以不知道。如今活在世界上的这些电影大师,有几个敢说自己肯定能和阿巴斯平起平坐的?就是易青自己,他也绝对不敢想象自己能盖过阿巴斯啊!我们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把他看做是神级人物了。”

    孙茹撇了撇嘴,促狭的看着易青道:“他个大木头还想跟阿巴斯老爷叫板,借给他十个胆子吧!当年戛纳的评审们甚至说,世界艺术电影源流起于梅里菲斯。止于阿巴斯——也就是说,人家认为今后都没可能有人能超越阿巴斯地艺术成就了……至于易某人,切,一个商业片导演而已!”

    “哈哈哈……”一帮易家班的年轻人看看一脸装出一脸受伤模样的易青,纷纷大笑起来。

    自从孙茹上次凭着《爸爸再爱我一次》拿了个戛纳金棕大奖之后,就经常拿这个话题来捉弄挤兑易青。说他是“商业片导演”——这孙大小姐。从当年导演系专业考试开始,一直就在易青的影子下被压低了一头,这下可让她逮着机会扬眉吐气了。

    不过事实上,自易青毕业以来,为了实现恩师孙老爷子的遗愿,从中国电影的发展大局考虑,也为了给华星集团积累原始资本并且打开北美市场,他拍摄地一系列作品都是票房效益显著地商业电影。

    今天的易青,虽然在国际和国内都享有极高的人气。但是一般人都把他当作商业片导演来看待,这与他当年在学院时的理想,未免有些格格不入,也一直被易青视为平生憾事。

    不过现在,随着亚洲影业整体格局的形成。中国电影的改革事业也上了轨道,华星在香港和北美的市场又屡屡奏捷……可以说。易青已经可以卸下自己肩上沉重的担子,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了。

    就在车上大家拿他取笑地这会儿工夫,一个在他心中酝酿了许久的想法突然就水到渠成的涌到了嘴边。他在大家的一片笑闹声中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车厢里立时安静了下来。

    “其实,首任泛亚影盟让出去并不是件坏事,”易青笑道:“刚才宣布影盟成员国的章程时,大家也听到了,在联盟里地各国轮流承办一届泛亚影盟的‘电影艺术与泛亚电影联盟学术奖’;这个奖是以各国电影节来承办地,由轮值主席来担任评审召集人,换句话说,轮值主席必须出任评审的这三年,他是不能用自己的作品参加评奖的……懂了吧?虽然咱们没当上主席,但是这第一届的‘电影艺术与泛亚电影联盟学术奖’咱们是非争不可的!”

    说到这里,已经有人眼睛发光,特别是易家班已经大半年没有开新戏了,易青这番话鼓动的大家跃跃欲试。

    杨娴儿欣喜的道“某些商

    业片导演,真是心机太重了!不过还真是,咱们是创始发起国,第一届的影盟艺术学术奖将由我们承办,还有差不多两年时间,足够咱们好好拍部新戏出来,卯足了劲去拿这个一定会永载史册的大奖了!不过……我就担心,两年后西北新影城会不会只有一片盖了一半的土坯子钢筋混凝土骨架子,到时候咱们上哪儿去开咱们的五龙金像奖呢?”

    易青笑道:“要对路威和天路集团有信心嘛!大不了第一届到北京去找地方开!不过,路威已经跟我说了,整个工程最核心的部分建筑,在一年半后就可以完工,可以提早使用!这次的工程设计师。是早前在全国甄选延聘的,想必会有惊喜给我们!”

    “那些都不重要。最要紧是拍什么和怎么拍,易青你就快说吧!咱们也真是休息的太久了!”依依含笑说道,她最关心地还是拍戏本身,看了看跟自己一向很有默契的易青。她已经在猜测他这次的打算是什么了。

    易青【首发网站http://www.2000book.com】,抬起头沉吟着想了一想,胸有成竹的道:“刚才我站在台上,代表我们中国和华星集团讲话的时候,看着台下乌压压一片地人群,忽然觉得非常自豪。这么多各国的电影精英,是因为我们的努力和筹划,今天终于能坐在一起共商大事,襄此盛举了。回头看看,我们是怎么一路走过来。克服了种种常人无法克服的困难……”

    “……我们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巩固了香港电影业,开拓了美国市场,建立了亚洲电影行业的新秩序;学生时代,我们也曾在中日电影节上力挫日本右翼电影家;在香港,为了整合影业黑股份。我们智取新义安;在美国。我们打开市场,确立北美长期合作院线;全世界,没有人敢不买好莱坞的帐,我们的前辈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们,毕生的精力都用在冲击奥斯卡,获得在美国市场进行资本积累的机会,可是我们不但敢不甩美国佬,而且还否定了一贯以来地中国市场疲软论,确定了自强自立。依靠本国市场,建立亚洲价值圈内的电影大联盟的路线;提出西北新影城计划,在荒凉的西北大地上凭空建起黄金之城,更是改天换地、功在千秋的创举……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不是充满传奇、步步精彩?哪一部分挖掘开来,不是有着丰富的戏剧冲突和足以演绎成感人大片地艺术素材?”

    几句话说得大家豪情横生。灵感如泉喷涌!特别是孙茹、依依、杨娴儿三人,回想前尘往事,这一路走来地风雨坎坷,悲欣笑泪,不由的悄然泪湿,心神激荡。

    “所以,我们要拍,当然就要拍我们自己的故事!”易青激动的道:“就从我们入学当年的电影学院专业考试拍起,拍这一段我们亲身经历的壮美活剧!”

    “好!”

    大家轰然答应道,人人都是兴奋不已。罗纲大声笑着问道:“那叫什么名字呢?商业片导演易青的幸福生活?还是叫我家导演的后现代生活?”

    “去你大爷的,个死胖子!”易青上去踢了他一脚,罗纲笑着躲开了。

    易青没再理他,转向大家说道:“我想,电影最大地魅力,是它能用声光画影这些手段,逼真鲜活的还原我们的生活;同时,它又能通过我们的想象和创作,使我们生活中无法实现的可想要表达地,在光影之中得到重组,弥补我们的遗憾,实现我们地梦想……电影使我们相信,即使是我们家旧阁楼后的破楼梯,也能通往睡美人的古堡……所以,要我们来形容电影艺术最大的魅力,除了鲜活之外,还生出了无限的美好,仿佛每一个镜头里,都带着活色生香的梦想,那么的生动逼真,那么的芬美迷人……”

    “……所以,这次向电影献礼和致敬的新片,”易青略一思索,慨然道:“它的片名,就叫做《活色生香》吧!”

    一片轰然叫好声中,满载着希望与憧憬,满载着对艺术的执着与挚爱的大车,载着众人一路欢快的向着天边驶去!

    **************

    两年后。

    2020年7月1日

    苍茫辽阔的西北大地上,一片片争先跳入眼帘的海一般的红树林,在夏日北方的轻风中微微摇曳。

    在通往影都的国道高速公路两边,已经星星点点的出现了商铺、旅馆、饭馆。随着西北各地的人口向新兴华星市的逐步迁入,越来越多人看中了这片处女地的无限商机。路威和他的天路集团,优先批给天路文化小城户籍的居民,在这里租店做生意;而西北政府,更是明令当地的银行信用社,要优先处理新兴华星有关的群众贷款。尽快将新城市地经济搞活。

    今天马上要在这里召开的第一届中国西北影都电影节、中国电影五龙金像奖,即将迎来八方来客——除了泛亚影盟内的几十个国家,远从欧洲和北美赶来的西方电影商人们更是多方申请,希冀能参观列席这次寻找这个新兴的庞大影业实体合作地

    机会

    7月1日晚七点。电影节开幕晚会拉开了序幕。

    带着两年来精心拍摄的现实主义艺术大片《活色生香》来参加第一届中国电影五龙金像奖暨电影艺术与泛亚电影联盟学术奖的易青、依依、孙茹、杨娴儿、小云、罗纲、何风、李佩佩等人,身穿璀璨鲜艳、高贵典雅的汉服唐装,两两相携着踏上红毯,在全球收看直播的观众的注目之下,缓步走向新兴修建的华星夏宫,

    两年前还是刚刚奠基的工地,此时已经平地拔起一座宏伟的宫殿!

    为了赶在今天之前修好场地提供给电影节,路威和天路集团将易青提出、杨娴儿参与设计的影都夏宫大礼堂,作为整个庞大工程中核心地核心建筑,首先抢修了过来——两年时间这么大的规模。真不愧是专业人才。

    在开幕式正式开始、各国代表入场之前,天路集团在夏宫大礼堂的外间支起了超大的放映荧幕;他们事先将整个西北新影都工程设计蓝图,用电脑作成了一个3D立体动画。让已经到场在礼堂外等待的各个国家的代表,能够先看一看他们地构思,并在依稀之中想象到,十年之后工程全部竣工时。这里足堪轰动世界地盛况。

    夜色中。突然大放异彩的放映银幕吸引了站在红毯广场上的所有各国与会来宾与媒体记者的注意力。

    银幕上的图象里,从天空中向下俯瞰的镜头,人们渐渐可以看见地面上那一片辉煌宏伟的建筑群——在人们一片赞叹的惊呼声中,西北新影都工程第一次面对媒体,向世人展示了它的全貌。

    整个工程,使用地是古代中国大型都城建筑的创意理念,借鉴了中国历史上汉族政权最强大的汉唐宋明四个朝代的宫殿式建筑,整体风格古典而雄浑,大气磅礴。

    整个工程蓝图在高空上俯瞰。呈现一个“回”字形分布;外面一圈建筑形成一个大的“口”字结构,套住里面一个由宫殿群组成地小的“口”字结构地建筑群。

    在外面的这一圈的这个“口”字,分成四大区域,每个区域,有一处核心建筑群。在相当于长方形的四个点上。也就是外围工程的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个位置,分别建起阿房宫、未央宫、大明宫、紫禁城这四座仿古建筑。并围绕这四大建筑建设出一个小型城镇般的居民点。

    在中国,由于改革开放初期的缺乏经验、认识不足,大量的古代建筑、古代历史遗迹,被国人在开发建设中毁弃、拆除;可以说时至今日,在中国已经很难找到象罗马、威尼斯、巴黎等那样的世界名城,能使凝聚千年的古代建筑艺术和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建筑彼此和谐共存并维护保存完好。

    当年2008北京奥运,千辛万苦、举出那么个中不中、西不西、不土不洋的什么鸟巢来,甭管牛皮吹得多响,长眼睛的人都觉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真给中国人丢份。

    而由杨娴儿参与设计,天路集团一百多位工程师联合创作的这西北新影都工程,可谓弥补了某些遗憾,填补了某些空白。

    无论是易青还是路威,还是杨娴儿,参与决策这项工程的人,紧紧的抓住了“民族文化中国风”的理念,不搞那种浅薄的“与国际接轨”——果然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最终的结果令全世界惊艳!

    四大醒目的主体建筑全部是逼真的仿古风格,而周边的民用建筑和城市基础建设基建,又完全是按照现代城市的规划设计,古朴与时尚、雄浑与清新,两种文化气息和谐融洽在体现在一个城市里,令人不禁啧啧称奇。

    阿房宫华美端严,未央宫质朴大气。大明宫盛大宏阔,紫禁城瑰丽辉煌,四大古宫形成矩形阵环立成一个大大的“口”字,蔚为壮观,尽显古雅深厚的民族历史文化积淀。说不尽的大国风仪、强国气象。

    在外围地这个大“口”字环绕包围之下,工程核心的那个小“口”字,正是众人目前所处的夏宫。

    这片雄伟壮阔的大型宫殿群,全部竣工估计占地超过六万平方米,目前完成的核心部分夏宫大礼堂,是为第一届中国电影五龙金像奖特意赶建出来地,第一次投入使用。

    看完了银幕上的介绍,各国来宾在两队身穿华丽丝绸古装的司仪小姐交替引领下,秩序步入礼堂。

    一进夏宫礼堂,众人立刻忍不住纷纷点头。发出讶然的赞叹声……

    整个大礼堂是一个平面呈六角形的宫殿建筑,高大的穹顶上浮雕着一个巨大的八卦阴阳鱼图形;在大殿一顺的墙壁上,雕刻着从1895由潭鑫培老人主演的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开始,到2015易青导演的《双枪老太婆》在美国上映——这一百一十年来地重要的电影作品的剧照浮雕,此外还穿插雕刻了中国第一代到第八代电影人当中的佼佼者的个人半身像。

    殿的另一侧,则雕刻着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所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从虎门硝烟到香港、澳门、台湾地依次回归,从深重的耻辱灾难到中兴强盛的荣耀,历历在目。

    这些浮雕苍虬有力,精美生动,仿佛有生命般,嵌刻在宏伟的大殿内壁上,它们出自国内百位著名雕刻大师和美术学院教授们的手笔,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令人叹为观止。

    依次走进礼堂的来宾和媒体记者。纷纷忍不住走到浮雕前仔细端详,欣赏之余发出各式各样的议论与赞叹;几名日本代表神情复杂的站在纪念南京大屠杀地那座历史浮雕前,低着头不知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随着开幕式晚会开始的古钟钟声,司仪引着各国来宾纷纷就座。

    主持人宣布晚会开始,在一段大型的中国古典歌舞雅乐表演过后。主持人宣布,请泛亚影盟发起创始人之一、西北新影都投资方代表、著名青年电影家、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易青先生为大家致开幕辞。

    在全场瞩目与热烈的掌声中。易青整冠束袍,迈着庄重堂皇的步子,在依依、孙茹、杨娴儿、小云热烈而眷恋地注视下,在华星易家班众人信任与支持的掌声中,一步步向前方那金碧辉煌地舞台走去!

    他知道,这个舞台对他而言,既是一个阶段的结束,更是一个伟大的、传奇式的开始!

    那些逝去的岁月,流淌过豪迈的激情的青春,那些为了梦想和荣耀奋战过的日日夜夜,那些成就了今日辉煌的最最亲爱的师长、爱人、朋友们……一幕幕刻骨铭心的旧日往事,忽然纷纷浮现在脑海之中,感怀的思绪与沸腾的热血,瞬间模糊了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用怎样的言辞来表达,为了迎接这个庄严的时刻,他和他的中国电影人同伴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怎样的努力。

    他只知道、他多想站在全世界最高的地方,用最洪亮的声音高喊——

    大亦哉,巍巍中华!有服章之美曰华,有礼仪之大曰夏!

    伟哉我英雄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英雄,与国流芳!

    </div>
为您推荐